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莫家庄人人都知道他是个疯子
《魔道祖师》

此前莫夫人只将他视如空气,不屑和一个有病之人纠缠,只吩咐旁人赶紧把他拖下去,这下瞧出来了。这莫玄羽分明有备而来,脑子清醒得很,存心要叫他们丢这个人,忍不住又惊又恨:“你今天是存心来这里闹事的,是不是?!”

魏无羡茫然道:“他偷抢我的东西,我来讨回,这也叫闹事吗?”

这么多双双眼睛在看,打不得,又赶不走,莫夫人一口恶气卡在喉中,只得强行圆场:“什么偷,什么抢?说得这样难听,自家人和自家人,不过是借来看看罢了。阿渊是你的弟弟,拿你几样东西又怎么了?为人兄长,难道连点小器玄都舍不得?又不是不还你。”

蓝家那几名少年面面相觑。这种从小在仙门世家长大的公子,耳濡目染者皆是风花雪月,多半从来没见过这种闹剧,更没听过这等高见。魏无羡心中狂笑,伸手道:“那你还吧。”

莫子渊当然还不出来,早扔的扔、拆的拆了,就算还的出来,也不甘心还。他脸色铁青地叫了一声:“……阿娘!”用眼色冲她发威:你就让他这样欺辱我?

莫夫人瞪他一眼,要他别把场面搅得越发难看。谁知,魏无羡又道:“他不光不该偷我的东西,更不该夜半三更去偷。谁不知道,本公子可是喜欢男人的,他不知道害臊,我还知道瓜田李下呢!”

莫夫人倒吸一口冷气,大声道:“乡亲父老面前说什么话!真是不要脸,阿渊可是你表弟!”

论起撒野,魏无羡乃是一把好手。从前撒也要撒得顾及家教身份,可如今反正他是个疯子,还要什么脸,直接撒泼便是了,怎么痛快怎么来,梗着脖子理直气壮道:“他明知道自己是我表弟还不避嫌,究竟是谁更不要脸?!你自己不要就算了,可别坏我清白啊!我还要找个好男人的!”

莫子渊大叫一声,抡起椅子就砸。魏无羡见他终于炸了,一骨碌爬起来就躲,那椅子砸到地面散了架。东堂三层外三层围着的闲杂人等原本都在幸灾乐祸今遭莫家丢人丢大了,一砸起来,全都作鸟兽散。魏无羡便往蓝家那几名几乎看呆了的少年躲过去,嚷嚷道:“都看见了吧?看见了吧?偷东西的还打人,丧尽天良啦!”

莫子渊要追过去扑打他,为首那少年忙拦下了他,道:“蝎子有话好说。”

莫夫人见这少年有意要护这疯子,心中忌惮,勉强笑道:“这个是我妹子的儿子,这儿、有些不好使。莫家庄人人都知道他是个疯子,常说些怪话,不能当真的。仙师千万……”话音未落,魏无羡从这少年背后探出个头来,瞪眼道:“谁说我的话不能当真?谁今后再偷我的东西一下试试,偷一次我砍他一只手!”

莫子渊原本被他父亲按住了,一听又要发作。魏无羡游鱼一般地蹿了出去。那少年忙挡在门口,转移话题,满脸严肃地说起正事:“那今晚便借贵府西院一用。先前我所说的请千万记住,傍晚以后,紧闭门户,不要再出来走动,更不要靠近那间院子。”

莫夫人气得发抖,道:“是,是,有劳,有劳……”莫子渊不可置信道:“妈!那疯子在人前这样污蔑我,就这么算了?!你说过的,你说他不过就是个……”

莫夫人喝道:“闭嘴。有什么话不能回去再说!”

莫子渊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丢过这样的脸,还被母亲骂了几句,满心愤恨,暗想:“这疯子今晚死定了!”

魏无羡发完疯,出了莫家大门,在莫家庄抛头露面溜了一圈,惊走路人无数,他却乐在其中,开始体会到身为一个疯子的乐趣,连带对自己的吊死鬼妆也满意起来,有些舍不得洗掉了。他整整头发,一瞥手腕,伤痕没有任何淡化好转的迹象。即是说,给莫玄羽出一通气这样轻微的报复,果然不被献舍禁术所承认。

难道还真要他灭了莫家的门?

老实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魏无羡晃回了莫家西院。那几名蓝家子弟都站在屋顶和墙檐上,肃然商议着什么。

虽然围剿他的世家里有姑苏蓝氏一份大头,但那时候这些小辈要么没出生,要么才几岁,嫌恶也嫌不到他们头上。魏无羡便驻足围观,看看他们如何行事。看着看着,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怎么那几面立在屋顶和墙檐迎风招展的黑旗,这么眼熟?

这种旗子名叫“召阴旗”,如插在某个活人身上,将会把一定范围内的阴灵、冤魂、凶尸、邪祟都吸引过去,只攻击这名活人。由于被插旗者仿佛变成了活生生的靶子,所以又称“靶旗”。也可以插在房子上,但房子里必须有活人,那么攻击范围就会扩大至屋子里的所有人。因为插旗处附近一定阴气缭绕,仿佛黑风盘旋,也被叫做“黑风旗”。他们在西院布置旗阵,并让旁人不得靠近,必然是想将走尸引到此处,一网打尽。

至于为什么眼熟……能不眼熟吗。召阴旗的制造者,正是夷陵老祖啊!

看来修真界纵使对他喊打喊杀,对他做的东西却是照用不误的。

一名站在屋檐上的弟子见他围观,道:“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虽然是驱赶,却是好意,语气也和莫家仆人大为不同。魏无羡趁其不备,跳起来一把摘下一只旗子。

那名弟子大惊,跳下墙去追他:“别乱动,这不是你该拿的东西!”

魏无羡边跑边嚷,披头散发,手舞足蹈,真是个十足的疯子:“不还!不还!我要这个!我要!”

那名弟子两步便追上了他,揪着他胳膊道:“还不还?不还我打你了!”

魏无羡抱着旗子死不放手,那名为首的少年本来在布置旗阵,被这边惊动了,也轻飘飘跳下屋檐来,道:“景仪,算了,好好拿回来就是,何必跟他计较。”

蓝景仪道:“思追,我又没真打他!你看看他,他把旗阵弄得一团糟!”

拉拉扯扯间,魏无羡已迅速检查完了手里这面召阴旗。纹饰画法正确,咒文也不缺,并无错漏,使用起来不会有差池。只是画旗的人经验不足,画出来的纹咒只能吸引最多五里之内的邪祟和走尸,不过,也够用了,莫家庄这种小地方哪能有什么凶残的阴魂走尸。

蓝思追对他微笑道:“莫公子,天快黑了,这边马上要抓走尸了,夜里危险,你还是快回屋去吧。”

魏无羡打量这少年一番,见他斯文秀雅,仪表不俗,嘴角浅浅噙笑,是棵十分值得喝彩的好苗子,心中赞许。此子旗阵布置得井井有条,家教也当真不错。不知道蓝家那种古板扎堆的地方,是谁能带出这样的后辈。

蓝思追又道:“这面旗……”不等他说完,魏无羡便把召阴旗扔到地上,哼道:“一面破旗子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我画的比你们好多了!”

他扔完拔腿就跑,几名仍倚在屋顶上看热闹的少年听他大言不惭,笑得险些从屋檐上跌下来。蓝景仪也气得笑了,捡起那面召阴旗道:“真是个疯子!”

魏无羡继续游手好闲地晃了两圈,才晃回莫玄羽那间小院子。

门闩已断,满地狼藉无人收拾,他视如不见,在地上拣了块干净点的地方,继续打坐。

谁知,这一坐还没坐到天亮,外界便有阵阵喧哗把他从冥想状态拉了出来。

一阵杂乱的脚步混着哭号、惊叫声迅速靠近。魏无羡听见几句话反复重复:“……冲进去,直接拖出来!”“报官!”“报什么官,蒙头打死!”

他睁开眼,几名家仆已闯了进来。

整个院子火光通明,有人高声叫道:“把这个杀人的疯子拖去大堂,让他偿命!”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