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说明离魏无羡不远处就有阴灵
《魔道祖师》

“这魏无羡也真下得去手。金凌的母亲可是他青梅竹马的师姐,江澄的亲姐姐啊。”

“谁叫他对江厌离求之不得,人家嫁

的又是跟他素有过节的金子轩。”

“魏无羡怎么跟谁都有过节……”

“还有谁?”

“含光君啊!两看相厌,人驹知。他俩少时同窗习礼,据说那时就水火不容。”

“如此说来,真是仇家遍地、天怒人怨呢。今番多亏含光君,否则这次只能望‘梵’兴叹

了……”

走了一阵,忽有淙淙溪水之声流入魏无羡耳中。

这是他来时不曾听到的,魏无羡这才觉察,他走错了下山的道,岔到另一条路上了。

他牵着驴子,来到溪水之边。月上梢头,溪岸上空无枝叶遮挡,洒满一片霜白。溪水倒影之中,他看到了一张朦胧

的面孔,随着水流变幻莫测。虽看不真切,却能想象,这是一张多么滑稽可笑的脸。

他狠狠一掌拍在水上,打散了这张脸。

水中倒映出的人不是他。

魏无羡提起*的手掌,就着溪水,一点一点抹去这不知是在嘲笑谁的粉饰。

并非无法承受。毕竟当初做出

选择时,就已无比清楚,今后将面对的是什么道路。只记住云梦江氏教给他的东西,记住那一句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

只是自以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草木。

花驴子似乎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难得没有不耐烦地大叫,安静了片刻,甩尾离去。魏无羡

坐在溪边,无所反应,它回头看看,摔了摔蹄子,魏无羡仍是不理。

花驴悻悻然回来,用牙齿咬魏无羡的衣襟,拉拉扯扯。

走也可,不走也可,既然都用咬的了,魏无羡便跟它走了。花驴子将他牵到几棵树下,绕着一块草地打转。草丛里静卧着一只乾坤袋。上

方悬着一张破裂的金网,定是哪个倒霉的修士挣脱时落下的。魏无羡捡起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杂七杂八物件不少,酒葫芦、符篆、照妖镜。他伸手进去掏了掏,随手抓出,忽然,手上蹿起一团火焰。

烧起来的是一张符咒。这符咒名为燃阴符,顾名思义以阴气为燃料

,遇阴气自动起火,阴气越盛,燃烧越旺。它一被取出便烧起,说明离魏无羡不远处就有阴灵。

一见火光,魏无羡凝神戒备,举着它,试探方位。转到东时,火势微弱下去,转到西边,火苗猛地蹿起。他朝这边走了几步,便见一个白色的佝偻身影出现在一棵树下。


那符纸烧完,余烬火星从他指尖落下。一名老者,背对着他,正发出嘀嘀咕咕的声音。

是哪名失魂者丢失的魂魄?魏无羡缓缓靠近,那老者口里嘀咕的的话清晰起来。

“疼啊,疼啊。”

魏无羡问道:“哪里疼?”

老者答道:“头啊,头。我的头。”


魏无羡道:“我看看。”

他向一旁走了几步,从这个方位,刚好能看到,那老者的额头破了一个血红的大洞。看来是一只死魂,而且至少死了十年以上,多半是被人害命、凶器砸头至死。他身上穿着寿衣,颇为华丽,说明已被好好入殓安葬。应当不是丢失的生魂

魏无羡眉峰轩起。

这座大梵山上,绝不应该有这样的阴灵死魂出现。

他想不通这不合理之处,只觉不妙,跳上驴子背,拍它一掌,喝了一声,策动它朝金凌等人入山的方向追去。

古坟堆附近有不少修士在徘徊,希望能守株待兔。有大胆的挥舞着召阴

旗,却只召来了一群身穿寿衣、哭天抢地妇孺魂魄。魏无羡勒住绳子,扫视一圈,朗声问道:“劳驾,搭一句。金家蝎子和蓝家那几位到哪里去了?”

有修士答道:“他们离开此地,去天女祠了。”

魏无羡:“天女祠?”

那圆脸少女指路给他:“那边。是

这山上的一个石窟神祠。”

魏无羡追问:“神祠里供的是哪路神仙?”

圆脸少女道:“好、好像是一尊天然的天女石神像。”

魏无羡颔首道:“多谢。”

那户乡下散户听说缚仙网尽数被破之后,又悄悄溜了上来,也在夜巡的队伍之中。那中年男人看这

人有些眼熟,瞧衣服和那头龇牙驴子,像是刚才救了他们的那个疯子,颇为尴尬,方才没有搭话,这时才过去问侄女:“这是刚才那人吗?”

把脸上那鬼话乱抹的妆尽数洗去后,竟然完全换了一个人!

十万火急,魏无羡朝天女祠赶去。

懒汉娶亲,天雷劈棺

,被豺狼咬死的未婚夫、父女先后失魂,华丽的寿衣……如同一颗一颗珠子,被串联成一条完整的线。

难怪风邪盘指不出方向,召阴旗更不会起作用。他们都小看了这座大梵山里的东西。

它绝不是食魂兽,更不是食魂煞!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