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以笛音驱尸的人更是多得能自成一派
《魔道祖师》 不妙,蓝湛当年是亲眼看见过他吹笛御尸的!

蓝忘机一只手狠狠抓着魏无羡,温宁呆

呆站在他们不足两丈之处,慢吞吞地张望了一下,仿佛在寻找忽然消失的笛声。山林远处有火光和人声蔓延,魏无羡思绪急转,当机立断:“看过又如何。会吹笛子的千千万,学夷陵老祖以笛音驱尸的人更是多得能自成一派,打死不认!”不管抓着他的那只手,抬臂继

续吹笛。这次吹得更急,如催如斥,气息不稳,吹破了尾音,凄厉刺耳。忽觉蓝忘机手中用力,腕部快要给他生生捏断,魏无羡手指一松,竹笛坠地。

同时,温宁听懂了指令,迅速退走,瞬息无声潜入幽暗的山林之中,消失无踪。魏无羡怕蓝忘机去截杀温宁,反手

将他一抓。

谁知,蓝忘机自始至终一眼都没有分给过温宁,只是死死盯牢了他。两人就这么你拉着我、我拽着你,面对面地瞪眼。

便在此时,江澄赶到。

他在佛教镇上耐着性子等结果,茶都没喝完一盅,有人急急惶惶爬下来说大梵山里的东西如何如何了得

如何如何凶残,他只好又杀上来,喊道:“阿凌!”

金凌只是险些被吸走魂魄,人已无恙,好好站在地上道:“舅舅!”

见金凌无事,江澄心头大石落下,又怒斥:“你身上没信号吗?遇上这种东西都不知道放?逞什么强,给我滚过来!”

金凌没抓到食魂

天女,也怒:“不是你让我非拿下它不可的吗?!”

江澄真想一掌把这臭小子扇回他娘肚子里去,又不能自打脸,只好转向满地东倒西歪的修士们,讥讽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你们杀得这么体面。”

这些身穿不同服色的修士里,有好几个都是云梦江氏的门

人所乔装,奉江澄之命,暗中为金凌助阵,这长辈做得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一名修士仍在两眼发直:“宗、宗主,是……是温宁啊……”

江澄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那人道:“是温宁回来了!”

刹那间,震惊、憎恶、愤怒、不可置信,交错混杂

着袭过江澄的面容。须臾,他冷声道:“这东西早就被挫骨扬灰示众了,怎么可能会回来。”

“真是温宁!绝不会有错。绝不可能看错……”那名修士指向魏无羡:“……是他召出来的!”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魏无羡心下戒备,却并不怎么担心。他早已有了一

个可以应对此般局面的抵赖法子。只要他死咬不认,就没人能断言他的身份。

江澄缓缓看向魏无羡所处方向。

半晌,他嘴角扯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左手又不由自主地开始摩挲那只指环。

他轻声道:“……好啊。总算是回来了?”

他放开左手,一条长鞭

从他手上垂了下来。

鞭子极细,正如其名,是一条还在滋滋声响的紫光电流,如同雷云密布的天边爬过的一道苍雷,被他牢牢握住了一端,攥在手里。挥舞之时,就如劈出了一道迅捷无伦的闪电!

蓝忘机翻琴在手,信信一拨,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琴音在空气中

带出无数涟漪,与紫电相击,此消彼长。江澄方才“绝不贸然交手”、“不交恶蓝家”的考量仿佛全都被狗吃了。大梵山夜色中的山林上空,时而紫光大盛,时而亮如白昼,时而雷声轰鸣,时而琴音长啸。其他家族修士们退出安全距离,作壁上观,又是胆战心惊,又是

目不转睛。毕竟难得有机会看到两位同属名门名士的世家仙首交锋,不免都期待打得更狠、更激烈一些,其中也包含着不可言说的期望,只盼蓝江两家从此真的关系破裂才有趣。魏无羡瞅准机会,拔腿就跑。

他这是要逃跑?!

众人心中嚎叫:自寻死路!

江澄一见他脱离蓝忘机护持范围,哪里会放过这大好机会,扬手一鞭斜斜挥去,紫电如一条毒龙游出,正正击到他背上。

魏无羡被这一鞭子抽得整个人险些飞出去,还好那花驴子挡了他一下,否则就要撞树了。可这一击得手,蓝忘机和江澄却双双停手,都愕然了。

魏无羡揉着背,扶着驴子爬起来,咆哮道:“好了不起啊大势大就是行啊!随便打人啦!啧啧啧!”

蓝忘机:“……”

江澄:“……”

若是夺舍之人被“紫电”抽中,会瞬间身魂剥离,夺舍者的魂魄会直接被紫电从肉身里击出。绝无例外。可这人却在被抽

中以后依旧行动如常,除了他并非夺舍之人,没有其他解释。

可紫电自然抽不出魏无羡的魂魄来。因为他不是夺舍,而是被献舍!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