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在蓝湛的房里发现了一个藏私秘地
《魔道祖师》 高兴?魏无羡仔细看了看蓝忘机那张脸。

怎么看出来高兴的?!

目送蓝曦臣离去后,蓝忘机道:“拖进去。”

魏无羡便被活活拖进了这个他发过誓此生绝不再踏足的地方。蓝家以前登门的都是望族要人,从没有过他这样的客人,诸名小辈推推搡搡拥着他,都觉得新鲜好玩儿,要不是家规森严,沿途必然洒满一片嘻哈之声。蓝

景仪道:“含光君,拖到哪里去?”

蓝忘机道:“静室。”

“……静室?!”

魏无羡不明就里。众人则面面相觑,不敢作声。

那是含光君从来不让其他人出入的书房和卧房啊……

静室内陈设甚简,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折屏上工笔绘制的流云缓缓

浮动变幻,一张琴桌横于屏前。角落的三足香几上,一尊镂空香鼎吐露袅袅轻烟,满室都是泠泠的檀香之气。

蓝忘机去见他叔父商议正事,魏无羡则被摁了进去。他前脚走,魏无羡后脚出。在云深不知处晃了一小圈,果然不出所料,没有通行玉令,就算翻上了几丈

高的白墙,也会立刻被结界弹下来,并迅速吸引在附近的巡逻者。

魏无羡只得又回了静室。

他遇任何事,心里都不会真急,负着手在室中来回踱步,相信迟早能有对策。那股沁人心脾的檀香之气冷冷清清,虽不缠绵,自有动人之处。他闲闲瞎想:“蓝湛身上便

是这个味道,想来是在这里练琴静坐的时候,香气沾到了衣服上。”

想着,忍不住靠得里角落那只香几更近了些。这一靠,便觉出脚下一块木板与其他地方明显不同。

他心中一奇,附身开始东敲西敲。

生前刨洞挖坟的事做多了,类似之道也无师自通,不消

片刻,竟让他翻起了一块板子。

在蓝湛的房里发现了一个藏私秘地,光是这件事就足够魏无羡吃惊了,岂料看清里面藏的是什么东西之后,他还能更惊。

木板翻起以后,另一股原本混在檀香里不易觉察的醇香弥散开来,漆黑的五六只小坛挤在一个方形的醒里。

这个蓝忘机果然是变了,连酒都藏!

云深不知处禁酒,就因为这个,第一次见面,他俩就打了一场熊,蓝湛还打翻了他从山下带上来的一坛“天子笑”。

而从姑苏返回云梦后,魏无羡就再没机会喝到这姑苏名家独酿的“天子笑”了,而这里藏的,正是“天子

笑”。想不到蓝湛这样一个恪守成规、滴酒不沾的人,竟然也会有一天被他发现在自己房里挖了个坑藏酒,真乃天道好轮回。

魏无羡一边啧啧,一边喝完了一坛。他酒量极好,酒瘾又大,想了想,这么多年了总得收点利息,便又喝了一坛。喝得兴起,忽然灵光一闪

,计上心来。

要通行玉牌,又有何难。云深不知处内,有一片冷泉,奇效甚多,供本家男子弟修行沐浴所用。人在沐浴的时候总得脱衣服,他衣服都脱了,还能用嘴叼着那块玉牌不成?

魏无羡一拍手,喝完手上这坛里的最后一口。往坛子里灌满白水,原样封好

塞回去,放上木板。一番活干完,这就出去找玉牌。

虽然云深不知处在“射日之征”中被烧毁过一次,但重建后的格局依旧与从前无异。魏无羡在通幽曲径中凭记忆一阵穿行,不久便寻到了那片落在幽僻处的冷泉。

守泉的门人隔得甚远。蓝家从来没人做在冷泉

附近窥伺这种无耻之事,仙子们也从不使用它,因此守备并不严苛,极好糊弄,刚好方便魏无羡去无耻。巧极妙极,兰草交叠后的白石上,放着一套校服,已经有人来了。

这套校服叠得十分整齐,令人发指,仿佛雪白的豆腐块,连抹额都卷得一丝不苟。魏无羡把手

伸进去翻找通行玉牌,弄乱它时几乎感觉可惜。越过丛丛兰草,他随眼一扫泉内,忽然定住了目光。

冷泉泉水冰冷刺骨,不比温泉,没有热气弥漫,迷人眼帘,因此可以把泉中之人背对着他的上半身看得清清楚楚。

泉中之人肤色白皙,长发漆黑,湿漉漉地拢在

一侧,腰背线条流畅,优美而有力。简而言之,当是个美人。

但魏无羡绝不是因为什么看美人出浴被震撼了因此移不开目光。再美他又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实在是这人背上的东西,教让他移不开目光。

数十道纵横交错的伤痕。

这是戒鞭留下的痕迹。仙门之

中,用以惩罚族中犯下大错的子弟的戒鞭,打上之后痕迹永远不会消退。魏无羡虽没挨过戒鞭的打,但他亲眼看到江澄挨过。穷尽心思也无法使其消退,他绝不会记错这种伤痕。

通常用戒鞭打上一两道,已是严重的教训,足够叫受罚者铭记终生,不敢再犯。这人背

上的戒鞭痕,少说也有三十多道。不知是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错,被打成这个样子。

可要真是足够大逆不道,又何不直接杀了他清理门户?

泉中之人转过身,锁骨之下,靠近心脏的地方,还有一个清晰的烙印。

看到那枚烙印时,魏无羡的讶异之心霎那冲上

了顶峰。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