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原本他似乎在凝神倾听什么东西的声音
《魔道祖师》


魏无羡一进入冥室,便感觉一阵压抑的黑气逼面而来。

这黑气仿佛是怨气、怒气和狂气的混合体,几乎肉眼可见,被它包围其中,人的胸口隐隐闷痛。冥室内部长宽都是三丈有余,四个角

落东倒西歪昏着几个人。地面中央的阵法上,竖立着这次招魂的对象。

没有别的,只有一条手臂。正是从莫家庄带回来的那只!

它截面向地,一根棍子般直挺挺地站立着,四指成拳,食指伸出,似乎在指着某个人。充斥了整个冥室的源源不绝的黑气,就是它散

发出来的。

参与招魂仪式的人逃的逃、倒的倒,只有东首主席之方位上的蓝忘机还端正地坐着。

他正襟危坐,身侧横着一张古琴,手并未放在弦上,琴弦却兀自震颤嗡鸣不止。原本他似乎在凝神倾听什么东西的声音,觉察有人闯入,这才抬首。

蓝忘机一向

脸上波澜不惊,魏无羡看不出他什么心思,旋身踩在了西首的方位上,将竹笛从腰间拔出,举到唇边。

西首上,原本坐镇的是蓝启仁,而他此刻已经歪倒在一旁,和那名逃出冥室的门生一样,七窍流血,神智尽失。魏无羡顶替了他的位置,与蓝忘机遥遥相对。


莫家庄当夜,魏无羡先以哨声相扰,蓝忘机再远远以琴音相击,他们两个无意中联手,才压制住了这条手臂。蓝忘机与他目光相接,了然于心,右手抬起,一串弦音流泻而出,魏无羡当即以笛音相和。

他们所奏此曲,名为《招魂》。

以死者尸身、尸身的某一部

分、或生前心爱之物为媒介,使亡魂循音而来。通常只要一段,就能在阵中看到亡魂的身形浮现出来。可他一曲即将奏末,也没有魂魄被召来。

那只手臂愤怒了一般,通体青筋暴起,空气中的压抑感更重了。

若此时镇守西方的是别人,也逃脱不了蓝启仁那样七

窍流血的下场,早已支撑不住倒下了。魏无羡暗暗心惊:他和蓝忘机同奏《招魂》也无法将亡魂召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除非这名死者的魂魄,和它的尸体一起被割裂了!

看来这位仁兄比他惨一点点。当初他虽然尸体被咬得比较碎,但好歹魂魄是齐全

的。

《招魂》无用,蓝忘机指间调子一转,改奏起了另一曲。

这支曲子与方才诡谲森然、仿若唤问的调子截然不同,静谧安然,曲名《安息》。这两支曲子都是流传甚广的玄门名曲,谁会弹奏吹奏都不稀奇,魏无羡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

夷陵老祖的笛子名

为“陈情”,威名远扬。他此时以竹笛应和,故意吹得错漏颇多、气息不足,令人不忍卒听。蓝忘机估计从来没和如此糟糕的人合奏过,弹了一阵,面无表情地抬眼看他。

魏无羡厚着脸皮装作看不见,转个身继续吹,还吹跑了两句的调子。若是蓝启仁醒着,必然要

破口大骂,让他不会吹就别吹,不要扰乱和玷污蓝忘机的琴音。

可即便他吹成了这个德性,效力却分毫不减,那只手在笛声与琴音的联合压制下,缓缓垂了下来。须臾,冥室大门弹开,日光泼地而入。

大约是角楼上的警钟停止了鸣响,原先围在冥室外的子弟与

门生们都冲了进来。蓝思追道:“含光君,莫公子,你们……”

终于停止了这场可怕的合奏,蓝忘机将手压在弦上,制止了琴弦的嗡鸣,道:“救人。”

蓝思追会意,召集其他人,将冥室里七窍流血的几位前辈身体放平,实施救治。他们在施针送药,另一拨门

生则抬来了一尊铜钟,重新将那只手臂罩在里面。现场虽忙碌,却井然有序,且轻声细语,没有任何人发出喧哗聒噪之声。

魏无羡将竹笛插回腰间,在那尊铜钟之旁蹲下,摩挲着上面的金文,心中思索。

莫家庄当夜,他判断,这条手臂的怨气都是因为被分尸而

引起的。因为知道过不久便有援手赶到,他没有细究。可若是普通的分尸,怨气纵使强烈,杀伤力却不至于这么大。

蓝启仁这种知名之辈,主持过的招魂仪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不乏厉鬼凶灵,连他都被它怨气反扑所伤,七窍流血,至今仍昏迷不醒。恐怕这只

手臂主人的身份,没这么简单。

十有*,也是一名修仙者。而且,极有可能是一位身份尊贵、力量强大、有着莫大冤恨的修仙者。

但,并没有听说哪位闻名的世家仙首是被分尸而死的,或者死后尸体失踪了。

他抬头看了看蓝忘机。

姑苏蓝氏严遵三法:度

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这条手臂已杀伤数条人命,明显超度不了,照理说,蓝家人把它带回来后,应该做的是第二步,镇压。

而蓝家却并没有这么做,选择的是招魂。想一想,也能想通为什么。

不同品级的召阴旗,有不同的画法和威力。蓝思追他们在

莫家庄画的那几面,作用范围只有方圆五里。

而被召来的这只手,杀气很重,以人骨肉血气为食。如果它一开始就存在于莫家庄方圆五里的范围之内,以它的凶残程度,绝不会风平浪静,莫家庄更不可能只是在夜里被走尸惊扰。可是,在蓝家人抵达莫家庄狩猎之后

,它才突然出现,若说它不是被人故意趁这个时机、投放到这个地点的,实在有些勉强。

此举针对的是谁,不言而喻。蓝忘机不会想不到个中蹊跷,姑苏蓝氏必然要刨根问底。

那边,蓝思追道:“含光君,想不到这条手臂……如此棘手。丹药和施针都无效,这

该如何是好?”

魏无羡就等着有人挑起话头,忙道:“这还不简单!追本溯源,找到它的尸身,就能找到救人的办法了。”

若能找到这条手臂的尸身,便能顺藤摸瓜揪出死者的身份,和暗中攻击姑苏蓝氏者的线索。而他,则可以借此机会下山,寻一机会溜之大

吉。可谓是一箭三雕,皆大欢喜。

蓝景仪虽然知道他肯定不是个疯子,但总也忍不住要用谴责的口气对他说话,道:“你说得简单,招魂招不出来,闹成这个样子,上哪儿去找?”

魏无羡道:“上哪儿去找?不是指给你看了吗?”

蓝景仪疑惑:“指给我看

?谁?哪儿?”

魏无羡笑道:“问你们家含光君去。”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道:“西北。”

那条手臂指的方向,正是西北方。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