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一只半人高的黑鬃灵犬从街角转出
《魔道祖师》


那蝎子正是金凌。他抱着手,冷冷地道:“踢你?敢在我面前提‘魏无羡’这三个字的人,我不杀他他就该跪下感恩戴德了,你还当街叫卖。找死!”

魏无羡没料到金凌会

在此出现,更没料到他一露面就跋扈至此。心道:“这孩子的性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脾气大戾气重,骄纵任性目中无人,把他舅舅和父亲的坏处学了个透,母亲的好处却没学到半点,我要不是敲打敲打他,将来迟早要吃大亏。”

眼见金凌似乎没撒够火气,朝地上

那人逼近两步,他插口道:“金凌!”

那郎中不敢作声,目光里尽是千恩万谢。金凌转向魏无羡:“你还没逃走?”

魏无羡笑道:“哎哟,真不知道上次被压在地上爬不起来是谁啊是谁啊?”

金凌嗤笑一声,吹了声短哨。魏无羡本不解其意,可片刻之后,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呵嗤呵嗤粗重的兽类喘息之声。

他转头一看,一只半人高的黑鬃灵犬从街角转出,吐着长舌,直冲他奔来!

长街上惊叫一声更比一声近、一阵还比一阵高:“恶犬咬人啦!”

魏无羡勃然色变,拔腿就跑。

说来惭愧,夷陵老祖枉称所向

披靡,却其实见狗即怂。这也是无可奈何,他少时没被江枫眠捡回家时,打小在外边野,常在恶犬嘴底夺食,几番撕咬追赶,从此便对大小犬类都怕得要死了,江澄没少嘲笑过他。这事说出去不光丢人,更没几个人会信,故流传度不高。魏无羡正几乎魂飞魄散,眼中忽

见一道的白影,忙撕心裂肺地叫:“蓝湛救我!”

金凌追到此处,一见蓝忘机,大惊失色:“这疯子怎么又跟他在一起?!”

蓝忘机为人严肃,不苟言笑,仙门之中连不少平辈见了他都心里犯怵,遑论这些小辈。其恐吓力比当年的蓝启仁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犬

受过严训,并非凡品,甚通灵性,也仿佛知道这个人面前不能撒野,嗷呜嗷呜叫了几嗓子,夹着尾巴,反躲到了金凌身后。

这条黑鬃灵犬是金光瑶送给金凌的珍种。寻常人但凡听说是敛芳尊送的,哪敢吱半声,可蓝忘机偏偏不是寻常人。他可不管赠送者是谁、纵犬

者是谁,该怎么治怎么治,严惩不贷。金凌纵犬当街追人被他逮住,心都凉了,暗道:“死定了,他非把我这好不容易训成的灵犬杀了、再狠狠教训我一顿不可!”

岂知,魏无羡一头扎进蓝忘机臂下,钻到了他背后,恨不得整个人顺着他这根身长玉立的杆子往上爬

、爬上他头顶才好。蓝忘机被他双手一圈,似乎整个人都僵住了。此时不跑何时跑,趁此机会,金凌又是两声急促的短哨,携着他的黑鬃灵犬落荒而逃。

一旁地上那郎中挣扎着站起,心有余悸:“世风日下,如今的世家子弟真是了不得啊!了不得啊!”

魏无羡

听闻犬吠远去,也气定神闲地负着双手,从蓝忘机背后绕了出来,微笑赞同:“不错,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比我们当年那一辈差得多了。”

这人见狗即怂,狗被撵跑了又是一条好汉。蓝忘机整了整自己被他拽歪的衣带,摇了摇头。那郎中一见他,扔烫手山芋般把

那叠“夷陵老祖镇恶图”扔到他手里:“兄台,刚才多谢你!这个权当谢礼。你折个价卖出去,三文一张,总共也能卖三百了!”

蓝忘机看了一眼画像中青面獠牙的壮汉,不予置评。魏无羡哭笑不得:“你这是谢礼吗?真要谢,给我把他画得好看点!……慢慢慢,

别慌着走,我还有事向你打听。你在此地买卖,有没有听过什么怪事?或者看见过什么异象?”

郎中道:“怪事?你问我就对了,在下常年驻扎在此,人称清河。是什么样的怪事?”

魏无羡道:“臂如,厉煞作祟,分尸奇案。”

郎中道:“此地是没有,但

你往前走五六里,有一座山岭,叫做行路岭,我劝你不要去。”

魏无羡道:“怎生说?”

郎中道:“这个行路岭,又有个诨名唤作‘吃人岭’,你说怎生说?”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