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肯定是被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困在里面了
《魔道祖师》

第29章 皎皎第七2
伙计道:“是死光了。我说的逃过一劫,也是暂时的嘛。没过几年,那个主人常萍,还有他出去时带在身边的几个人,还是死了。这次,死得更吓人,是被人用剑凌迟弄死的!凌迟是什么死法,就是拿刀子拿剑,一下一下在人身上剐,直到肉都被割掉只剩骨头架子……”

魏无羡当然不会不知道凌迟是什么,如果要写一本名叫《惨死千法》的著作,没人比他更有资格动笔,举手道:“我懂了。那兄台,你知不知常家是为什么会被灭门?”

伙计道:“我听说,是因为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被故意设计的。这肯定的呀!不然一群大活人,还是会修仙的大活人,怎么会逃不出来?肯定是被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困在里面了。”

酒铺老板生怕他们聊得不开心,送上来两小碟花生和瓜子。魏无羡点头致谢,继续问:“有没有查出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

伙计哈哈道:“公子这不是说笑话吗?那群天上飞来飞去的大爷的事儿,咱们这种混日子讨生活的哪里清楚,照说你们都是修仙的,您应该比我清楚呀。我只模模糊糊听说,好像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吧!反正从那以后,栎阳这片地方的妖魔鬼怪,就没人管喽。”

“不该得罪的人……”

“不错不错。”伙计吃了两粒花生:“这些什么世家门派的恩恩怨怨也很复杂呀!我琢磨着,常家肯定是被其余的修仙的报复了,杀人夺宝不是常事嘛,那些说书的和传奇演义里面都这么写。不过,虽然具体是谁我不清楚,但好像和一个很有名的大魔头有关。”

魏无羡笑着把酒碗送到嘴边:“我猜,你要说不知道这个大魔头是谁了吧?”

伙计乐了:“您错了。这个我可知道,好像叫什么……老怪……哦,老祖,夷陵老祖!”

魏无羡呛了一下,咕咚地在酒碗里吐出一串泡泡:“……什么?”

又是他?!

伙计肯定地道:“对,没错!姓魏,好像叫魏无钱。提起他时的口气都又恨又怕!”

“……”魏无羡反复思索,确信了两点,一,他生前没有来过栎阳;二,他杀的所有人里面没有一个是被他凌迟弄死的。他觉得荒唐,扭头去看蓝忘机,似是要找他讨个说法。

蓝忘机等他一这一眼等得久了,道:“走。”

观其神色,魏无羡立即了然,蓝忘机对此有话要说,而且是不方便在酒家当着别人说的话。他起身道:“那就先走,结账……结了是吧。小兄弟,我们买的这些酒先在你这里放着,回头再来继续喝。”他半开玩笑道:“不能赖账啊。”

伙计已经吃完了大半碟花生:“哪能呢!本店童叟无欺。您就放心搁这儿,等不到你们回来我们就不关店。哎哎,两位公子,现在是不是要去常宅了?哗,真是厉害,我本地人都没有去过呢!只敢隔得远远的偷偷望一望,两位是不是要进去呀?你们打算怎么办?”

魏无羡道:“我们也只是远远地偷偷望一望。”

这个酗计性格活络,十分自来熟,讲了一阵话就不拿他当外人了,凑过来要搭魏无羡的肩膀:“二位你们干这个辛苦吗?挣得多吗?肯定很多吧!这么体面……”

他絮絮叨叨,忽然闭了嘴,心惊地看向那边,低声道:“公子,您旁边那位……瞪我干啥?”

魏无羡顺着他目光望去,刚好看到蓝忘机扭头起身,朝酒家外走去。他道:“哦,他嘛,从幸教严,不喜欢看见有人当着他的面勾肩搭背。是不是有点怪?”

伙计悻悻然拿回手,小小声地道:“怪。看他那眼神,活像我勾肩搭背的是他老婆……”

以蓝忘机的耳力,绝对不可能压低声音就听不到了。魏无羡忍笑忍得内伤,忙对伙计道:“我喝完一坛了。”

伙计:“啥?”

魏无羡指自己:“站着。”

酗计这才想起了自己说过的“喝完了还能站着我跟你姓”,忙道:“哦哦……哦哦哦!这个呀……厉害!不是我吹,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喝完了一坛站得稳稳当当舌头还能不打结的。公子您姓什么?”

魏无羡道:“我……”转念想到刚才这伙计说的“魏无钱”,抽了抽嘴角,从容地接道:“姓蓝。”

伙计也是个厚脸皮的,面不改色地大声道:“是了,从今天起,我就姓蓝!”

鲜红的酒招巾子下,蓝忘机的背影,似乎有一瞬间,站得不是那么稳当了。魏无羡满脸坏笑,负手走上去,拍拍他肩膀:“谢含光君结账之恩。我让他跟你姓了。”

出了城,两人朝那伙计所指的方向走去。行人渐少,树木渐多,魏无羡道:“方才为什么不让我接着问下去?”

蓝忘机道:“忽然记起,栎阳常氏之事,我有所耳闻。故不必再问。”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