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看见月光下那张越发冷若冰霜的脸
《魔道祖师》

第31章 皎皎第七4
召来温宁之后,魏无羡心绪微微混乱,难免无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而蓝忘机若是不想被人觉察到他的到来,自然轻而易举,所以他乍一回头,看见月光下那张越发冷若冰霜的脸,心跳刹那间一顿,小小一惊。

他不知道蓝忘机来到这里多久了,是不是把他做的事、说的话都听去了。若是他一开始就没醉,一路跟在他后面过来的,这场面就越发尴尬了。

当着面闭口不提温宁,等人家一睡着就出来召,着实尴尬。

蓝忘机抱着手,避尘剑倚在怀里,神色非常冷淡。魏无羡从没见过他把不悦的表情摆得这么明显,觉得他一定要先开口给个解释,缓和一下僵持的局面,道:“咳,含光君。”

蓝忘机不应。

魏无羡站在温宁身前,与蓝忘机面对面瞪眼,摸了摸下巴,不知为何,一阵强烈的心虚。

终于,蓝忘机放下了持着避尘的手,朝前走了两步。魏无羡见他拿着剑直冲温宁而去,以为他要斩杀温宁,思绪急转:“要糟。蓝湛莫不是真的装醉,就为了等着我出来召温宁,再把他斩了。也是,哪有人真的会一碗倒。”

他道:“含光君,你听我……”

“啪”的一声,蓝忘机打了温宁一掌。

这一掌虽然听着响亮得很,却没什么实际的杀伤力。温宁挨了一下,只是踉踉跄跄倒退了好几步,晃了晃,稳住身形,继续站好,面上一片茫然。

温宁这幅状态,虽然并没有他从前发狂时暴躁易怒,但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如在大梵山那夜被人围攻,剑都没戳他身上,他就将对方尽数掀飞,掐着脖子提起来。如果魏无羡不阻止,他必然会把在场者一个一个全都活活掐死。可现在蓝忘机打了他一掌,他却仍然低着头,一副不敢反抗的模样。魏无羡略感奇怪,但更松了口气。温宁若是还手,他俩打起来就更不好调解了。这时,蓝忘机似乎还嫌这一掌不够表达他的愤怒,又推了温宁一掌,直把他推出几丈之外。

他很不高兴地冲温宁道:“走开。”

魏无羡终于注意到,有哪里不对劲了。

蓝忘机这两掌,无论是行为抑或言语,都非常……幼稚。

把温宁推出了足够的距离,蓝忘机像是终于满意了,转过身,走回来,站到魏无羡身边。

魏无羡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看。

他的脸色和神情,没有任何异样。甚至比平时更严肃,更一本正经,更无可挑剔。抹额佩戴得极正,脸不红,气不喘,走路带风,脚底稳稳当当。看上去,还是那个严正端方、冷静自持的仙门名士含光君。

但是他一低头,发现,蓝忘机的靴子,穿反了。

他出来之前,帮蓝忘机把靴子给脱了,甩在床边。而现在,蓝忘机的左靴穿到了右脚,右靴穿到了左脚。

出身名门、极重风度礼仪的含光君,绝不可能穿成这样就出门见人。

魏无羡试探着道:“含光君,这是几?”

他比了一个二。蓝忘机不答,肃然地伸出双手,一左一右,认真地握住了他的两根手指。

“啪”,避尘剑被主人落到了地上。

魏无羡:“……”

这绝对不是正常的蓝湛!

魏无羡道:“含光君,你是不是醉了。”

蓝忘机道:“没有。”

喝醉的人都是不会承认自己醉了的。魏无羡抽回手指,蓝忘机还维持着握住他手指的姿势,专注地虚捏着两个拳头。魏无羡无言地看着他,在冷冷的夜风中,抬头望月。

人家都是醉了再睡,蓝忘机却是睡了再醉。而且他醉了之后,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以至于让人难以判断。

魏无羡昔年酒友不少,看过人醉后千奇百怪的丑态。有嚎啕大哭的,有咯咯傻笑的,有发疯撒泼的,有当街挺尸的,有嘤嘤嘤“你怎么不要我了”的,还是头一次看到蓝忘机这样不吵不闹、神色正直,行为却无比诡异的。

他抽了抽嘴角,强忍笑意,捡起被扔在地上的避尘,背在自己身上,道:“好了,跟我回去吧。”

不能放着这样的蓝忘机在外面乱跑啊。天知道他还会干什么。

好在,蓝忘机醉了之后,似乎也很好说话,风度颇佳地一颔首,和他一起迈开步子。若是有人路过此地,一定会相信这是两个知交好友在夜游漫谈。

身后,温宁默默地跟了上来,魏无羡正要对他说话,蓝忘机猛地转身,又是怒气冲冲的一掌。这次,拍到了温宁脑袋上。

温宁的头被拍得一歪,低得更低了,明明面部肌肉僵死,没有任何表情,一对眼白,也无所谓什么眼神,却让人能看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魏无羡哭笑不得,拉住蓝忘机的手臂:“你打他干什么!”

蓝忘机用他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用的威胁口吻对温宁道:“走开!”

魏无羡知道,不能跟喝醉了的人反着来,忙道:“好好好,依你,走开就走开。”说着拔出竹笛。可他还没将笛子送到唇边,蓝忘机一把抢过来,道:“不许吹给他听。”

魏无羡揶揄道:“你怎么这么霸道呀。”

蓝忘机不高兴地重复道:“不许吹给他听!”

魏无羡发现了。醉酒的人常常有很多话说,蓝忘机平时却不怎么爱开口,于是他喝多了之后,就会不断重复同一句话。他心想,蓝忘机可能是不喜欢他以笛音操控温宁,得顺着他的毛摸,便道:“好吧。只吹给你听。”

蓝忘机满意地“嗯”了一声,笛子却不还给他了。

魏无羡只得吹了两下哨子,对温宁道:“还是藏着,不要被人发现了。”

温宁似乎很想跟过来,但得了指令,又害怕被蓝忘机再打几掌,慢腾腾地转过身,拖拖拉拉、叮叮当当,颇有些垂头丧气地走了。

魏无羡对蓝忘机道:“蓝湛,你醉了怎么脸都不红一下。”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