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喝醉了之后的蓝忘机竟然如此诚实
《魔道祖师》

因为蓝忘机看上去太正常了,比魏无羡还要正常,所以他也忍不住用对正常人的口吻和他对话。谁知,蓝忘机听了这句,突然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往怀里一拽。

猝不及防,魏无羡被拽得一头撞在他胸膛上。

正晕着,蓝忘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听心跳。”

“什么?”

蓝忘机道:“脸看不出,听心跳。”

说话时,他的胸膛随着低音而震动,一颗心脏正在持续有力地跳动,咚咚、咚咚,有些偏快。魏无羡把头□□,会意:“看脸看不出来,得听心跳才判断的出来?”

蓝忘机老实地道:“嗯。”

魏无羡捧腹。

难道蓝忘机的脸皮这么厚,红晕都透不出来么?

喝醉了之后的蓝忘机竟然如此诚实,而且行为和言语也比平时……奔放多了!

难得看见如此诚实坦率的蓝忘机,教魏无羡以礼相待、而不使点儿坏,那怎么可能呢?

他把蓝忘机赶回了客栈。进了房,先把他摁到床上,把他那双穿反的靴子脱了,考虑到他现在应该不会自己擦脸,便弄了一盆热水和一条布巾进来,派了,叠成方巾,除下蓝忘机的抹额,在他脸上轻轻擦拭。

这过程中,蓝忘机没有任何反抗,乖乖任他搓圆揉扁。除了布巾擦到眼睛附近时会眯起眼,一直盯着他在看,眼皮一眨不眨。魏无羡肚子里打着各种坏主意,忍不住在他下巴上搔了一下,笑道:“看我干什么?好看么?”

刚好擦完了,不等蓝忘机答话,魏无羡把布巾扔进水盆里,道:“洗完脸了,你要不要先喝点水?”

身后没动静,他回头一看,蓝忘机捧着水盆,已经把脸埋了进去。

魏无羡大惊失色,忙抢回来把水盆挪开:“不是让你喝这里面的水!”

蓝忘机平静淡定地抬起头,滴滴透明的水珠从下颌滑落,打湿了前襟。魏无羡看着他,心中一言难尽:“……他这是喝了还是没喝啊?蓝湛最好是酒醒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不然这辈子算是没脸见人了。”用袖子帮他擦掉了下颌的水珠,道:“含光君,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吗?”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蓝忘机:“嗯。”

魏无羡将一只膝盖压上床,勾起一边嘴角,道:“那好。我问你,你――有没有偷喝过你屋子里藏的天子笑?”

蓝忘机:“否。”

魏无羡:“喜不喜欢兔子?”

蓝忘机:“喜。”

魏无羡:“有没有犯过禁?”

蓝忘机:“有。”

魏无羡:“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蓝忘机:“有。”

魏无羡问的问题都点到而止,并非真的趁机套蓝忘机的*,只是确认他是否的确有问必答。他继续问:“江澄如何?”

皱眉:“哼。”

魏无羡:“温宁如何。”

冷淡:“呵。”

魏无羡笑眯眯指了指自己:“这个如何?”

蓝忘机:“我的。”

“……”

蓝忘机盯着他,一字一顿,清晰无比地道:“我的。”

魏无羡忽然了然了。

他取下避尘,心道:“刚才我指着自己,蓝湛是把我说的‘这个’理解成了我背着的避尘吧。”

想到这里,他下了床,拿着避尘在房间里从左走到右,从东走到西。果然,他走到哪里,蓝忘机的目光也紧紧追随着他转到哪里。坦诚无比,坦荡无比,直白无比,赤|裸无比。

魏无羡被他几乎是热情如火的眼神逼得简直站不着,把避尘举到蓝忘机眼前:“想要吗?”

蓝忘机道:“想要。”

似乎觉得这样不够证明自己的渴求,蓝忘机一把抓住他拿着避尘的那只手,浅色的眸子直视着他,轻轻喘了一口气,咬字用力地重复道:“……想要。”

魏无羡明知他醉得一塌糊涂,明知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可还是被这两个字砸得一阵手臂发软,腿脚发软。

他心道:“蓝湛这人真是……若是他对一个姑娘这样实诚热烈,那该是多可怕的一个男人啊!”

定定心神,魏无羡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为什么帮我?是不是因为屠戮玄武洞里那次?”

蓝忘机轻轻启唇,魏无羡凑得近了一些,要听他的答案。忽然,蓝忘机举手一推,把魏无羡推倒在了床上。

烛火被一挥而灭,避尘剑又被主人摔到了地上。魏无羡被推得眼冒金星,道:“蓝湛?!”

腰后某个熟悉的地方被拍了一下,他感觉又像在云深不知处第一晚时那样,浑身酸麻,动弹不得。蓝忘机收回手,在他身侧躺下,给两人盖好被子,道:“亥时到。休息。”

原来是蓝家人那可怕的作息规律发挥了作用。魏无羡被打断了盘问,望着床顶,道:“咱们不能一边休息一边聊聊天吗?”

蓝忘机道:“不能。”

……也罢,总有机会再把蓝忘机灌醉,迟早会问出来的。

魏无羡道:“蓝湛,你解开我。我订了两间房,咱们不用挤一张床。”

蓝忘机的手伸了过来,在被子里摸索了一阵,慢吞吞地开始解他的衣带。魏无羡喝道:“行了c了!不是这个解!!!嗯!!c的!我躺着,我睡觉!!!”

黑暗中,一片死寂。

沉默了半晌,魏无羡又道:“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们家禁酒了。一碗倒,还酒品差。要是蓝家人喝醉了都像你这样,该禁。谁喝打谁。”

蓝忘机闭着眼睛,举手捂住了他的嘴。

他道:“嘘。”

魏无羡一口气堵在胸口和唇齿之间,提不上来,压不下去。

好像自从回来之后,他每次想像以前那样戏弄蓝忘机,最终都变成了自作自受。

不应该啊?!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