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一道细瘦的黑影擦着他快速奔过
《魔道祖师》

自古以来就有“人杰地灵”的说法,反过来的说法也是有的。某些地方由于地势和所处位置,风水恶劣,天然的一股霉气萦绕,居住在此地的人容易短命夭折,诸事不顺。若是祖祖辈辈都扎根于此,更是霉到了骨子里。而且经常滋生异象,发生尸变、厉鬼回魂等事件的可能是别地的好几倍。显然,义城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这种地方一般位置偏僻,仙门世家管不到,当然,也不想管,很麻烦。比水行渊更麻烦。水行渊还可以驱赶,风水却是难以改变的。没人哭喊着求上门来的话,各家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了。

两人走到城门前,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人一扇城门,推开。

“吱呀——”,不堪重负的承轴,载着两扇没有对齐的城门,缓缓打开了。

眼前所见,没有车水马龙,也没有凶尸扑面。

只有铺天盖地的白色。

大雾弥漫,比城外的雾气浓郁数倍,只能勉强看清前方有一条笔直的长街,街上没有人影。两侧是竖立的房屋。

两人自然而然朝对方靠近几步,一起往里走去。

此刻仍是白天,城里却寂静无声,不但没有人语,连鸡鸣犬吠都听不到一丝,诡异极了。

不过,既然是被那条左手臂指定的地点,若不是不诡异,才教人奇怪。

沿着长街走了一阵,越是深入城中,白雾越是浓重,仿佛妖气四溢。一开始还能勉强看清十步之外,后来五步之外的轮廓便不能识别,再到后来,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越是走,靠得越是近,肩挨着肩才能瞧清彼此的脸。

魏无羡心中油然而生一个念头:“若是有人趁着这大雾,悄悄插到我们之间,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恐怕还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

这时,他脚底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去看,却无法辨别是何物。魏无羡扯住蓝忘机的手,让他别独自走了,俯下身眯眼察看。一颗怒目圆睁的头颅冲破迷雾,撞入了他的视线。

这颗头颅是一个男子面容,浓眉大眼,面颊上两团异常突兀的腮红。

魏无羡方才踢过这颗头,险些把它踢飞,知道这东西有几斤几两。这么轻的肯定不是真头。提起来一捏,男子的脸颊塌了一大块,腮红也被抹下一片。

原来是一颗纸扎成的人头。

这纸人头做得惟妙惟肖,妆容夸张,五官却较为精致。义城特产丧葬阴奉物件,扎纸人的工艺自然不错。纸人里有替身纸人,民间相信把它们烧给死者,就能替先人在地狱里下油锅、上刀山吃苦的;有丫鬟美女,在阴间侍奉先人。当然,这些只是生者替自己求个安慰而已。

这颗纸人头应该是一名“阴力士”,说是下去之后能保护先人魂魄收到的纸钱不被抢走、也不受其他恶鬼欺负。原先一定还配有一个高大扎实的纸身体,不知被谁拽了下来,扔到了街上。

纸人头的发髻乌黑,一缕一缕,颇有光泽,伸手摸了摸,紧紧粘在头皮上,仿佛真的是它长出来的头发。魏无羡道:“手艺当真不错,是不是取的真人头发粘上去的?”

突然,一道细瘦的黑影擦着他快速奔过。

这道影子来得极其突然,紧紧擦着他的身侧跑了过去,刹那间就消失在了浓雾里。避尘自动出鞘,追着那道身影而去,倏地又收回来,合入鞘中。

刚才那个贴着他溜过去的东西,跑得太快了,绝对不是人能达到的速度!

蓝忘机道:“留神,戒备。”

虽然刚才只是擦肩而过,可难保下一次,它就不会做点别的什么了。

魏无羡道:“你刚才听到没有?”

蓝忘机道:“脚步声,竹竿声。”

不错,方才那短短的一瞬,除了急促的脚步声,他们还听到了另一种奇怪的声音。哒哒哒很是清脆,类似竹竿在地上飞速敲打。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

正在这时,前方迷雾之中,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这次的脚步声很轻,很多,很杂,也很慢。仿佛许多人正在谨慎地朝这边走过来,却一句话也不说。魏无羡翻手翻出一张燃符,轻飘飘地朝前掷去。若是前方有什么怨气四溢的东西,它就会燃烧起来,火光多少能照亮一片地方。

对面的来客也觉察了这边有人掷出了什么东西,立即反击,突然发难!

数道光色不一的剑芒杀气腾腾袭面而来,避尘飞出鞘在魏无羡面前游了一遭,将剑芒尽数击退斥回。那边一阵人仰马翻,嚷了起来。蓝忘机收回避尘,魏无羡道:“金凌?!思追?!”

金凌的声音隔着白雾响起:“怎么又是你?!”

魏无羡道:“我还想问怎么又是你呢!”

蓝思追尽力克制,声音里却满是欢喜:“莫公子你也在?那是不是含光君也来了?”

一听蓝忘机可能也来了,金凌立刻闭嘴,仿佛突然又被施了禁言。蓝景仪道:“一定来了u才那是避尘吧!”

魏无羡道:“嗯,来了,在我身边。你们都快过来。”

一群少年得知对面是友非敌,如蒙大赦,一股脑围了过来。除了金凌和蓝家的一群小辈,还有七八名身穿其他家族服饰的少年,戒备之色仍未褪去,应当也是身份不低的仙门世家子弟。魏无羡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一出手就这么狠,好在我这边是含光君,不然伤到普通人怎么办。”

金凌反驳道:“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普通人。这座城里根本就没有人!”

蓝思追点头道:“青天白日,妖雾弥漫,而且竟然没有一家店铺开门。”

魏无羡道:“你们是怎么聚到一起的?结伴出来夜猎?”金凌那个看谁都不顺眼、跟谁都要打架的横性,又和蓝家这几名小辈有点摩擦,怎么可能相约一起结伴夜猎。蓝思追有问必答,解释道:“我们本来在……”

正在此时,迷雾中传来一阵喀喀喀、哒哒哒,刺耳异常的竹竿敲打地面的声音。

诸名小辈齐齐脸色惊变:“又来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