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那几名少年立刻站成了一块僵直的板子
《魔道祖师》

虽然这批少年中有几个还不认识他,但看此人能与含光君平辈相称,与其亲近,还能直呼其名,加上身处一座妖雾弥漫、鬼气森森的义城,现下又中了毒,发着烧,再加上魏无羡说话总带着一种什么都不担心的莫名自信,不由自主就被他牵着鼻子走了,齐声应道:“好!”

魏无羡得寸进尺:“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许违抗。明白没有?”

“明白!”

魏无羡拍掌道:“都起来,没中毒的背着中毒的,最好是扛着,如果抬着,记得头和心脏朝上。”

蓝景仪道:“我能走啊,为什么要抬着?”

魏无羡道:“哥哥,如果你活蹦乱跳,血就会流得很快很活,它流进心脏的速度也会很快。所以,一定要少动,最好一动不动。”

那几名少年立刻站成了一块僵直的板子,由同伴将他们扛起。一名少年被他的同门扛在背上,嘟哝道:“刚才那具喷出尸毒粉的走尸,真的会呼吸。”

扛着他的那名少年气喘吁吁地抱怨道:“都跟你说了,会呼吸的,那就是活人了!”

蓝思追道:“莫公子,我们背好了,去哪里啊?”

最乖最听话最省心的就是蓝思追了,魏无羡道:“城肯定是暂时出不了。去敲门。”

金凌道:“敲什么门?”

魏无先然道:“除了房子,还有什么地方有门吗?”

金凌道:“你要我们进这些房子里去?外面都已经这样危机四伏了,谁知道屋子里面还藏着什么东西正在窥伺我们。”

他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立刻觉得,真的有许多双眼睛,躲在浓雾和房屋之后,正在紧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由得毛骨悚然。

魏无羡道:“不错,很难说究竟是外面更危险,还是屋子里面更凶险。不过外面已经这样了,里面再糟也糟不到哪里去了。走吧,事不宜迟,得解毒呢。”

众人只得依言而行,按照魏无羡的嘱咐,每一个人都拉着前一个人的剑鞘,防止在大雾里走散,挨家挨户砰砰敲门。金凌用力地敲了半天,没听到屋子里有回应,道:“这屋子里好像没人,进去吧。”

魏无羡的声音远远飘来:“谁说让你没人就进去的?继续敲。要进的是有人的屋子。”

金凌道:“你还要找有人的?”

魏无羡道:“对。好好敲,你刚才敲的太用力了,很不礼貌。”

金凌气得险些一脚把木门踹垮,最终还是……狠狠在地上跺了跺脚。

这条长街旁每一家、每一户都把门闭得严严实实,任怎么敲也岿然不动。金凌越敲越是烦躁,但所用力道已轻了不少。蓝思追却是一直心平气和,敲到第十三间铺子,仍然重复了一次那句重复了数次的话:“请问有人在吗?”

忽然,门板动了一下。

一条细细的黑缝被打开。

门里很黑,看不清屋子内有什么,门缝之后有什么,开门的人,也没有说话。

靠得近的几名少年不由自主后退了一小步。

蓝思追定定心神,道:“请问是店主吗?”

半晌,一个苍老古怪的声音从门缝里泄漏出来:“是。”

魏无羡走了过来,拍拍蓝思追的肩,让他也退后,道:“店主,我们出来贵地,雾太大,迷了方向,走了很久,有些累了,不知能不能让我们借店歇个脚?”

那个古怪的声音道:“我这店,不是供人歇脚的。”

魏无羡仿佛一点也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神色如常道:“可贵地没有其他的店里还有人在了,店主当真不肯行个方便?我们会付报酬的。”

过了一阵,门缝被稍稍打开了些。虽然还是看不清屋里的陈设,但已经能看清门后之人。

门后站着一个满头灰白、面无表情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虽然勾腰驼背,乍看非常苍老,但其实皱纹和老人斑不算很多,说是位大娘也可。

她打开了门,让开了身,看来是愿意让他们进去了。金凌大是惊诧,低声道:“她竟然真的肯让人进去?”

魏无羡也低声道:“那是当然,我一只脚卡在门缝里卡着,她想关门也关不上。要是不让我进去,我就直接踹门了。”

金凌:“……”

这座义城已是诡异森然,居住在这里的人,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安顺良民。这老太太如此形迹可疑,这群少年心里直犯嘀咕,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进去,但里外不是路,死马当活马,无法,只得抱起中毒后僵立不敢动弹的同伴,陆续进门。

那老太太冷眼在一旁守着,等他们进门了,立刻把门关上。屋子里登时又是一片严严实实的黢黑。

魏无羡道:“店主人为何不点灯?”

老太太咕咕地道:“灯在桌上,自己点。”

蓝思追刚好站到一张桌子旁,慢慢摸索,摸到了一盏油灯,摸了一手陈年老灰。他翻出一张火符,燃了,刚刚把它凑近灯芯,无意间抬眼一扫,刹那间一阵冷气从足下直冲到头顶,头皮轰的一声麻了。

这间店铺的堂屋里,密密麻麻、摩肩接踵、挤满了整整一屋子的人,个个睁大了双眼,正在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