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这和莫家庄事件不是一模一样的套路吗
《魔道祖师》

魏无羡道:“一位农夫?”

小辈们路过石碑口的村庄的时间,应该比他和蓝忘机晚,而他们当时明明没看到什么农夫,只有几个害羞的喂鸡农家女在看家,说家里的男人砍柴去了。是刚好这群小辈路过的时候,农夫砍柴回来了?

魏无羡越想,神色越是凝肃。

听讲述,无论对方是人非人,除了杀猫没有做别的举动。而杀猫并乱抛尸体,这件事虽然听上去和看起来都很恐怖,但并不造成严重的实际伤害。

而这种事,最容易引起人的好奇心和刨根问底的*。金凌和蓝思追等人,果然就追在猫的尸体后面跑了。

简直就像是被引过来的。

而且,他们是在栎阳碰到一起的。魏无羡与蓝忘机,刚好也是从栎阳那条路南下蜀东。

看上去,仿佛在刻意引导他们与这边的两个人聚头。

魏无羡细细整理思绪的线头。

如果杀猫者的目的,真的是要把这群小辈引到义城,那么他很有可能,和把好兄弟的左手臂投放到莫家庄的是同一个人。

莫家庄里,蓝家小辈全身而退,蓝忘机带回了尸手,投放者多半会继续留心蓝家的动向和采取的行动。不管他知不知道义城里有好兄弟剩余的躯体,如果他一直在监视,现在也该知道了。

引一堆懵懂的小辈到一个危险未知的地点、面对一具凶尸杀性十足的残肢——这和莫家庄事件不是一模一样的套路吗?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那么在跟踪监视他与蓝忘机行程的,就不止一个掘墓人,还多了一个杀猫者。说不定还有更多双尚未被觉察的眼睛,想来真是有些毛骨悚然。

而这还不是最令人头疼的。

杀猫者也许并没有跟着进义城。但阴虎符,他有八成能确定,就在义城里。

而且掘墓人不会是阴虎符的持有者。掘墓人的目的是藏尸,让好兄弟的尸体不会被他们凑齐。而如果他持有阴虎符,一开始就根本不会害怕一具凶尸,还要大费周章把好兄弟分尸拆解投放到各地,想尽办法分别镇压,防止他作祟。

也就是说,现在在这座义城里的活人,至少有三批。

但愿蓝忘机能顺利生擒掘墓人吧,这样的话,至少可以解开谜团之一。

糯米粥煮好之后,魏无羡让金凌与蓝思追端出去,分别喂给一动也不敢动的中毒少年们吃。只吃了一口,蓝景仪喷了:“这是什么,□□吗?!”

魏无羡道:“什么□□,这是解药!糯米粥。”

蓝景仪道:“姑且不论糯米为何会是解药,我从没吃过这么辣的糯米粥。”

其他入了口的纷纷点头,都是一副眼泪汪汪的模样。魏无羡摸了摸下巴,他长在云梦,云梦人很能吃辣,魏无羡的口味更是重中之重,做的吃的辣到江澄都会受不了摔碗骂难吃的程度。但他总觉得:“不辣的那能吃吗?”永远都会忍不住往锅里加一勺又一勺的花椒,刚才好像又没管住手,加了点料。蓝思追好奇之下,端碗尝了一口,脸都憋红了,抿着嘴忍住没喷,心道:“这味道虽然可怕……但居然有点似曾相识。”

魏无羡道:“是药三分毒,辣一辣出一身汗,好得更快。”

众少年“噫”的纷纷表示不信,但还是苦着脸把粥喝完了,一时之间,人人满面红光满头大汗,个个仿佛备受煎熬、生不如死。

魏无羡忍不住道:“至于吗。含光君也是姑苏人,他也是很能吃辣的,你们何必如此。”

蓝思追摇头道:“含光君口味最是清淡,他从来不吃辣的。”

魏无羡怔了怔,半晌,才道:“……是吗。”

前生他脱离江家之后,有一次偶然和在夷陵附近夜猎的蓝忘机撞上了。当时许多事还没发生,魏无羡虽颇受人诟病,但也没到人人喊打的地步。他厚着脸皮要跟蓝忘机一起吃饭叙旧,蓝忘机点的都是那种满盘子花椒的辣菜,所以他一直以为蓝忘机口味跟他差不多。

现在想想,他竟然不记得,到底那些菜蓝忘机动过筷子没有。连吃饭前他说他请客吃完后都能忘记,还是蓝忘机付了账,这种细节自然也不会记得了。

忽然之间,魏无羡非常、非常想看到蓝忘机的脸。

“……莫公子,莫公子!”

“……嗯?”魏无羡这才回过神来。

蓝思追低声道:“那个老太太的房门……开了。”

不知哪里吹过来一阵阴风,把那间小房的门吹开了一条缝,时而开,时而合。房间里黑魆魆,模糊能看到个佝偻的影子坐在桌旁。

魏无羡示意他们不要动,自己走进了那间屋子。

堂屋里的油灯光和烛光透进放来,老太太低着头,仿佛没觉察有人进来,膝盖上搁着一块布,用绷子绷着,似乎在做女红。她两只手僵硬地贴到一起,正在试着将一根线穿入一枚针。

魏无羡也坐到了桌边,道:“老人家穿针为何不点灯?我来吧。”

他接过针线,一下就一穿而过,还给了老太太。然后走出了屋子,带上房门,道:“都别进去了。”

金凌道:“你刚才进去,有没有看清那个老妖婆到底是死是活?”

魏无羡道:“别叫人家老妖婆,没礼貌。这老太太,是一具活尸。”

少年们面面相觑,蓝思追道:“什么叫活尸?”

魏无羡道:“从头到脚都是尸体的特征,但偏偏人是活的,这就叫活尸。”

金凌惊了:“你是说,她还是活人?!”

魏无羡道:“你们刚才看了里面没有?”

“看了。”

“看到什么了?她在干什么?”

“穿针……”

“怎么穿的?”

“还能怎么穿?没穿进去……”

“对,穿不进去。死人肌肉僵硬,是没办法做穿针引线这种复杂动作的。而且她还不用吃饭,脸上那不是老人斑,是尸斑。但偏偏能呼吸,是活的。”

蓝思追道:“可这位老人家年纪很大了,许多老太太都是自己穿不进针的。”

魏无羡道:“所以我帮她穿了。但你们还注意另外一件事没有?从开门进门到现在,她没有眨过一次眼。

“活人眨眼是为了防眼睛涩,死人却没有这个必要。而且我拿过针线的时候,她是怎么看我的,有谁注意到了吗?”

金凌道:“她没有转动眼珠……转动的是头!”

魏无羡道:“就是这个。一般人去看另一个方向,眼珠多少会转动一下,但死人不会,因为他们无法做到转动眼珠这么细致的动作,只能转动头和颈。记住了,从细微处甄别。”

蓝景仪愣愣地道:“咱们是不是应该做笔记?”

魏无羡道:“夜猎的时候哪有空让你翻笔记。记在心里。”

金凌道:“有走尸就够了,为什么还会有活尸这种东西?”

魏无羡道:“活尸很难自然形成,但这一具,是被人做的。”

“做成的?!为什么要做?!”

魏无羡道:“死人有很多缺点:肌肉僵硬、行动缓慢等等。但死人身上,也有不少优点:不畏伤痛,不能思考,容易受操控。有人觉得可以综合一下二者的优点,制造出完美的尸傀儡。活尸就是这么来的。”

众少年虽然没脱口而出,但脸上已经写满了一行大字:“这个人一定就是魏!无!羡!”

魏无羡哭笑不得,心道:“我可从来没做过这种东西!”

虽然听起来的确很像是他的风格!

他道:“咳。好吧,是魏无羡先干的,不过,他成功了炼出了温宁,也就是鬼将军。其实我一直想问问,这外号谁起的啊?这么蠢。另外有一些人,模仿又模仿得不到家,走了邪门歪道,就从活人身上打主意,弄出了活尸这种东西。”

他做了个总结:“一种失败的效仿物。”

听到魏无羡的名字,金凌的神色冷了,道:“魏婴自己本来就是邪门歪道。”

魏无羡道:“嗯,那做活尸的那些,就是邪门歪道中的邪门歪道。”

蓝思追道:“莫公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魏无羡道:“有些活尸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我们先不去打扰她就行。”

正在此时,一阵清脆的竹竿敲地声突兀地响起。

这声音是紧贴着一扇窗传来的。而这扇窗被黑色的木板一条条封起。堂屋内所有世家子弟的脸色都变了,他们进城后就不断地被这个声音纠缠骚扰,已闻之变色。

魏无羡比手势示意他们不要出声,他们都屏住了呼吸,看着魏无羡站到窗边,在门板之中,找了一条极细的的木缝,向外望去。

魏无羡一靠近那条木缝,就看到一片白色,他还以为是屋外的白雾太浓看不清。忽然,这片白色向后退去。

他看到了一双狰狞的白瞳,正在恶狠狠地盯着这条门缝。刚才他看到的白色,不是迷雾,而是这双没有瞳仁的眼珠。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