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义城中的妖雾竟然也消散了不少
《魔道祖师》

第36章 草木第八4
金凌等人心中砰砰直跳,生怕他向外窥看时忽然之间遭遇什么不测,捂着眼睛倒下来。

只听魏无羡“啊!”的一声,众少年齐齐心往上一提,毛发都倒竖起来:“怎么了?”

魏无羡小声又小声地道:“嘘,不要说话。我在看它。”

金凌把声音压得比他还小:“那你看到什么了?门外是什么东西?”

魏无羡不挪开目光,也不正面回答,道:“嗯嗯……嗯……好厉害,好厉害。”

他侧脸的神色满是欣喜,赞美和惊叹似乎都发自内心,引得众名世家子弟心中的好奇迅速压过了紧张。蓝思追忍不住道:“……莫公子,什么好厉害?”

魏无羡道:“哎呀!真好看。你们小点儿声,别把它吓跑了。我还没看够。”

金凌道:“让开,我要看。”

“我也要!”

魏无羡道:“真的要看?”

“嗯!”

魏无羡慢吞吞地让开了身,似乎很不情愿。金凌第一个凑了过去,对准那条细细的木缝,向外看去。

此时已入夜。夜间偏冷,义城中的妖雾竟然也消散了不少,能勉强看清几丈外的街道。金凌瞅了一会儿,没瞅见那个“好厉害、真好看”的东西,有点失望,心道:“难道刚才我开口说话,把它吓跑了吗?”

正觉得没劲,突然,一道瘦猩瘪的身影挡在了木缝之前。

猝不及防把这个东西的全貌看了个正着,金凌感觉整片头皮都被炸掉了。他险些大叫出声,但不知怎么的,一股劲儿憋在胸口,竟然生生憋住了。他僵硬地维持着弯腰的姿势,等着头上那阵麻感过去,忍不住去看魏无羡。只见这个可恶的人靠着窗板,站在一旁,勾着一边嘴角,对他挑了挑眉,诡笑道:“是不是很好看?”

金凌狠狠瞪了他一眼,心知他是故意作弄人,咬牙切齿道:“……勉强吧……”

他心念一转,直起身子,状似满不在乎地道:“也不过如此,勉强能看罢了!”

说完之后,便退开站到一旁,等待下一个上当的人。被这两人一前一后一糊弄,剩下其他人的好奇之心被引到了顶峰,蓝思追按捺不住,也站到那个位置,弯下腰。

刚把眼睛凑过去,他便很是诚实地“啊!”的叫了出来,跳了回去,满脸受到惊吓的无措,晕头转向地找了两圈才找到魏无羡,向他控诉道:“莫公子,外面有个……有个……”

魏无羡一脸了然地道:“有个那个是吧?不必说出来,说出来就没惊喜了,让大家自己去看。”

其他人见蓝思追被吓成这样,哪还敢凑上去,什么惊喜,惊吓才是吧,连连摆手:“不看了、不看了!”金凌啐道:“这个时候还骗人玩,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魏无羡道:“你不也一起骗了?不要学你舅舅的口气。思追,刚才那个东西吓人吗?”

蓝思追点头,老实道:“吓人。”

魏无羡道:“吓人就对了。这是你们修行的大好机会啊。鬼为什么要吓人?因为人在被吓的时候,心神受创,元神激荡,这个时候最容易被吸走阳气和命气。所以,鬼这种东西,最害怕的就是胆子大的人。因为胆大之徒不害怕它,它拿人没辙,无机可趁。所以,身为世家子弟,头一样要务,就是让自己的胆子变大!”

蓝景仪一边庆幸自己不能动,刚才没好奇凑过去看,一边嘟哝道:“胆子这种东西是天生的。有人就是胆小,有什么办法。”

魏无羡道:“你天生就会飞天御剑?都不是练着练着就会了。同理,多吓几次也就能习惯了。茅厕臭吧?恶心吧?但是相信我,你在茅厕里住一个月,饭都能在里面吃了。”

众少年毛骨悚然,异口同声拒绝道:“不能!!!不信!!!”

魏无羡道:“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好吧,我承认,我没,不知道真的能不能吃得下去。我信口雌黄。但是门外这个,你们一定要试。不光要看,还要看得仔细,注意它的细节,在最短的时间内从细节里挖掘它可能隐藏的弱点。临危不乱,寻找反击机会。好了,我说了这么多,你们听明白没有?一般人可没机会听我的指导,要珍惜。不要退了,都过来排队,一个一个地看。”

“……真的要看啊?”

魏无羡道:“当然,本人从不开玩笑,也从不戏弄人。就从景仪开始吧。金凌和思追都看过了。”

蓝景仪道:“啊?我就不用了吧,中了尸毒的人不能动的,这是你说的。”

魏无羡:“伸舌头。啊。”

蓝景仪:“啊。”

魏无羡:“恭喜,你的毒已经解了。勇敢地迈出第一步,过来吧。”

蓝景仪:“这么快就解了?!骗我的吧?!”

抗议无效,他只得硬着头皮走到窗前,看一眼,别一眼,看一眼,别一眼。魏无羡敲木板道:“你怕什么。我站在这里,它不敢突破这块板子,不会把你眼珠子吃了的。”

蓝景仪跳开道:“我看完了!”

接着轮到下一个,每个人看的时候嘴里都发出嘶嘶的吸气声。等一圈人轮了一遍,魏无羡道:“看完了?那每个人来说说你们看到了什么细节。我们总结一下。”

金凌抢先道:“白瞳。女的。很矮很瘦。长得还行。拿着一根竹竿。”

蓝思追想了想,道:“这女孩子大概到我胸口,衣衫褴褛,并且不太整洁,像是街头流浪乞儿的打扮。那根竹竿,似乎是一根盲杖,可能白瞳并非死后才形成的,而是她生前就是一名眼盲之人。”

魏无羡评价道:“金凌看得多,但是思追看得细。”

金凌撇了撇嘴。

一名少年道:“这位女孩子可能只有十五六岁,瓜子脸,很是清秀,清秀之中还有一股活力,用一根木簪别着长头发。虽然瘦小,但体态纤细。虽然并不整洁,但也不算肮脏,不讨人厌。”

魏无羡一听,登时觉得此子前途无量,大力赞道:“不错不错,观察细致而且着落点独特,这位小朋友将来一定是个情种。”

那少年面上红了,捂着脸转向墙壁,不理同伴的嬉笑。又一名少年道:“看来那竹竿敲地的声音,就是她在行走的时候发出来的。如果生前就已经瞎了,死后化为鬼魂也会是看不到的,她必须依靠那根盲杖。”

另一名少年道:“可是,瞎子你们都看过吧?因为眼睛不方便,走路和行动都是慢悠悠的,生怕撞到什么。但门外那只鬼魂行动敏捷,我从没见过这么灵活的瞎子。”

魏无羡笑道:“嗯,你想到了这一点,很好。就是应该这样分析,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那我们现在就把她请进来,弄清这些疑点的答案。”

说完,他拆下了一块门板。

不光屋内的少年们,连窗外那只阴魂都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戒备地举起竹竿。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