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那名少女此前一直是焦躁地在他们窗前打转
《魔道祖师》

魏无羡站在窗前,礼貌地道:“这位姑娘,你一直跟着他们,想干什么?”

那名少女瞪大了眼睛。若她是活人,这副模样必定娇俏无伦。然而,她没有眼珠,如此看来,只让人倍感狰狞。而且还有两道血泪从她眼眶之中流出。

身后又有人低低抽气。魏无羡道:“怕什么。七窍流血的以后都见得多,二窍你们就受不了啦?”果然是少历练。

那名少女此前一直是焦躁地在他们窗前打转,用竹竿敲地,跺脚,瞪,挥舞手臂。但现在却突然改变了动作。连比带划,像要告诉他们什么。金凌道:“奇怪,她不能说话吗?”

闻言,那少女的鬼魂顿了顿动作,冲他们张开嘴。

鲜血从空无一物的口腔里涌了出来。她的舌头,已经被连根拔去了。

世家子弟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又不约而同地心生同情:“难怪无法开口说话。又盲又哑,真可怜。”

魏无羡道:“她比的是手语吗?有谁懂?”

没人懂。那少女急得直跺脚,用竹竿在地上写写又划划。可她明显不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子,并不识字,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画了一堆小人,教人完全摸不清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正在此时,长街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还有人的喘息声。

魏无羡只挪去了目光,那少女的阴魂便忽然消失了。反正她应该还会自己找来,魏无羡并不担心,迅速插回了门板,继续从木缝里向外窥看。其他的世家子弟们也想看外面的情形,都挤到了进来的门前,一排脑袋从最上方叠到了最下方,用视线堵住了这条门缝。

方才妖雾稀薄了一阵,此刻又逐渐流动起来。只见一道狼狈的身影从白雾中破出,奔了过来。

这人一身黑衣,似乎受了伤,跑起来微微跌跌撞撞,腰间悬着一把剑,也用黑布缠着。魏无羡想到那名雾面人,旋即否定,那雾面人的身法和这个人完全不同。

那人身后,跟上来一群走尸,行动极快,立即追上了他。那人拔剑迎战,剑光清亮。魏无羡心中喝彩:“好剑!”

但一剑扫过,斩断这些走尸的同时,又是一阵熟悉的“泼泼”、“泼泼”怪响。数名走尸身上喷出了黑红色的粉末。由于被它们包围着,那人无处闪避,站在原地,被铺天盖地的尸毒粉扑了一头一脸。

蓝思追低声道:“莫公子,这个人,我们……”

这时,又有一群新的走尸围了过去,将那人包抄起来,越缩越小。他又是一剑扫出,爆出了更多尸毒粉,他也吸入了更多,似乎已经开始站不稳了。魏无羡道:“这个人得救。说不定他知道义城的底细。”

金凌道:“你要怎么救?现在不能过去,满天都飘着尸毒粉,靠近就中毒。”

魏无羡离开了窗,走到堂屋内部。一群少年也不由自主目光跟着他转过去。一群姿容各异的纸人,静静站立在两个大花圈中间。魏无羡从它们面前慢慢走过,停在了一对女子纸人面前。

每个纸人的形貌都不同,而这一对似乎是特意做成了两个孪生姐妹,妆容、服饰、五官面貌,全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眉眼弯弯,面带笑容。仿佛能听到她们发出“咯咯咭咭”的欢声笑语。梳着双鬟,缀着红珠耳坠,腕上带金钏,足上着绣鞋,十足的大富之家的侍女。魏无羡道:“就这两位吧。”

他顺手在一名少年出鞘三分的佩剑上轻轻一抹,在拇指上拉出了一道伤口,转身给她们点上了两对眼睛、四只眼珠,

随即,退后一步,微微一笑,道:“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不问善与恶,点睛召将来。”

一阵不知从何处刮来的阴风,陡然之间灌满了整个店铺。众名少年不由自主抓紧了手里的佩剑。

突然,那对孪生姐妹纸人浑身猛的一颤。

下一刻,真的有“咯咯咭咭”的笑声,从她们涂得鲜红的嘴唇里飘了出来!

点睛召将术!

仿佛看到了、听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事,这一对纸人笑得花枝乱颤,同时,那对用活人鲜血点上的眼珠在眼眶里骨碌碌的地乱转,这画面当真是娇媚至极,也阴森至极。魏无羡站在她们面前,浅浅颔首,低头向她们行了一个礼。

礼尚往来,这一对纸人也对他欠了欠身,还了一个更大的礼。

魏无羡指向门外,道:“把活人带进来――除此以外,全灭不留。”

纸人们的口中传出尖锐高亢的笑声,一阵阴风袭来,大门猛地朝两边掀开!

两只纸人并肩掠了出去,掠进了那群走尸的包围圈。难以想象,分明是纸张制成的假人,竟然有如此之凶悍的杀伤力,她们踩着精致的绣鞋,挥着轻飘飘的袖子,一挥就削下一只走尸的一条胳膊,再一挥又削下半个脑袋,纸袖仿佛化为锋利的刀片。那娇媚的笑声始终回荡在整条长街上,令人心神激荡又毛骨悚然。

不多时,十五六具走尸,竟然全都被这一对纸人削成了拼不起来、滚落满地的尸块!

两名纸侍女大获全胜,服从命令,将那名已经力不从心的逃亡者提进门来,再往门外一跳,大门自动关上。她们则一左一右,仿佛镇府雄狮般,守在了门外。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