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宋岚的魂魄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魔道祖师》

半晌,琴弦颤动,弹出了如金石崩裂般的两个音。蓝思追睁大了眼睛。蓝景仪催促道:“他说什么?”

蓝思追低声道:“宋岚!”

……晓星尘那位知交道友,宋岚?!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昏迷倒地的晓星尘,蓝思追道:“不知他知不知道,来的是宋岚……”

金凌也压低声音道:“多半是不知道。他是个瞎子,宋岚又是个哑巴,还成了没有理智可言的凶尸。不知道最好。”

魏无羡道:“第二个问题,问他,为谁所杀。”

蓝思追认真地弹出了一句。

这次,沉寂的时间是上次的三倍。

正在他们都以为,宋岚的魂魄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时,琴弦颤颤地、沉痛地响了三下。

蓝思追脱口而出:“不可能!”

魏无羡道:“他说什么?”

蓝思追满脸不可置信,艰难地道:“他说……晓星尘。”

杀宋岚者乃晓星尘?!

他们一共不过才问了两个问题,孰知,一个问题的答案比一个让人震惊。金凌怀疑道:“你弹错了吧。”

蓝思追道:“可是,‘尔乃何人’,‘为谁所杀’这两个问题,是《问灵》里最简单、也最常问到的两个问题,人人一开始修习《问灵》,学的第一句和第二句就是它们,练习次数不下千万遍,我刚才还反复确认过,绝没有弹错。”

金凌道:“要么你的《问灵》弹错了,要么你的琴语解错了。”

蓝思追摇头道:“如果说弹错不可能,解错就更不可能了。‘晓星尘’这三个字和名字,在来灵的回答中都不常见。如果他回答的是别的名字,而我接错了,也不可能刚好就错成了这个名字。”

蓝景仪喃喃道:“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们听到的那些又有多少是真的……宋岚去找失踪的晓星尘,晓星尘却杀了他……他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好朋友?他不像这样的人啊?”

魏无羡道:“先别管这个,思追,问第三个问题:为谁所控。”

许多双眼睛都紧紧盯着琴弦,等待着宋岚的回答。

蓝思追一字一句解道:“尔、等、身、后、之、人。”

众人猛地回头。只见原本晕倒在地上的晓星尘已经坐了起来,单手托腮,冲他们微微一笑,举起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打了个响指。

那清脆的声响传到地上的宋岚耳里,就像是突然在爆炸在他耳边,宋岚突然将牢牢压住住他的四名阴力士都掀飞了出去!

他一跃而起,再次长剑和拂尘弃出,左右手并用,将四名阴力士连削带绞,绞成了纷纷扬扬五颜六色的碎纸片。长剑抵住魏无羡的脖子,拂尘则威胁地对准了那些世家子弟。

店铺内这片方寸之地,风云瞬息突变。

金凌把手放在了剑上,魏无羡斜眼瞥见,忙道:“别乱动,别添乱。比剑法,这里的人加起来都不是宋岚的对手。”

他这具身体灵力低微,佩剑又不在身边。何况还有个晓星尘。

晓星尘道:“大人跟大人说话,小朋友们就出去吧。”

他对宋岚比了个手势,宋岚默然听令,驱这群世家子弟出去。魏无羡道:“先出去吧。你们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外面尸毒粉应该都沉了,出去不要乱跑乱踩激起粉尘,放慢呼吸。”

金凌听到“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又不服气,又是懊恼,赌气般地先走出去了。蓝思追欲言又止。魏无羡道:“思追,你最懂事,带一下他们。能做好吗?”

蓝思追点头。魏无羡道:“别害怕。”

蓝思追道:“不害怕。”

“真的?”

“真的。”蓝思追竟然笑了笑:“前辈你和含光君真像。”

魏无羡奇道:“像?我们哪里像了?”天差地别,南辕北辙的两个人。蓝思追不答,带着剩下的人出去了。

他心中默默地道:“我也不知道,但就是感觉很像。好像只要有这两位前辈中的任何一个人在,就不必担心害怕任何事情。”

晓星尘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枚红色的小丹丸吃下去,道:“真是感人。”

他吃下之后,脸上的紫红之气迅速消退,魏无羡道:“尸毒解药?”

晓星尘道:“不错。比你那碗可怕的粥有效多了,对吧?而且是甜的。”

魏无羡道:“阁下的戏真是太足了。从外面那一场奋勇杀尸、力尽不支,再到后来为金凌挡剑,失去知觉,都是演给我们看的?”

晓星尘举起一只手指,竖在面前摇了摇,道:“我不是演给‘你们’看的,而是演给‘你’看。久仰夷陵老祖大名,百闻不如一见。

“我猜,你还没有告诉别人的你究竟是谁吧?所以没有拆穿你,让他们出去,我们关起门私底下谈。怎么样,是不是很贴心?”

魏无羡道:“义城里的走尸都是受你驱使?”

晓星尘道:“嗯。从你们一进来,吹起那支笛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点古怪。所以我就亲自来试探一下。果然,点睛召将术这种低阶的术法也能发挥如此之强的威力,说你不是创始者?仿佛在讲笑话。”

魏无羡道:“真是瞒不过同行啊。所以,你拿了这一堆小朋友做人质,究竟是想让我干什么?”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