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里面装的这点魂魄实在是太少了
《魔道祖师》

晓星尘笑道:“我想让前辈你帮一个忙。一点小忙。”

他母亲的师弟居然叫他前辈,这辈分可太乱了。魏无羡正心中嘿然,只见晓星尘拿出了一只锁灵囊,放在桌面上,道:“请。”

魏无羡将手放在那只锁灵囊面上,把脉一般地把了一阵子,道:“什么人的魂?碎成这样,浆糊都糊不起来,只剩下一丝一口气了。”

晓星尘道:“如果这个人的魂那么容易就粘得起来,那么我求你帮忙做什么呢?”

魏无羡收回了手,道:“里面装的这点魂魄实在是太少了。而且这人生前应该受到极大的折磨,痛苦至极,很可能是自杀身亡,不想再回到这个世界上。你要我修补这个魂魄,但你肯定知道,如果一个魂魄自己没有求存欲,那么九成是救不回来的。我没猜错的话,这点魂魄是被人强行拼接起来的,一旦离开锁灵囊,随时都可能散去。”

晓星尘道:“我不管。这个忙你不帮也得帮。前辈不要忘记了,你带的那一群小朋友都在门外巴巴地望着你,等你带他们脱险呢。”

他说话的腔调十分奇特,听似亲热,还有些甜蜜蜜的,但就是有一股无端的凶狠。仿佛上一刻在和你称兄道弟一口一个前辈叫得欢,下一刻就能翻脸动杀手。魏无羡笑道:“嗯,阁下也是百闻不如一见。薛洋,你好好一个流氓,为什么要装道士?”

顿了顿,“晓星尘”举手,摘掉了眼睛上的绷带。

绷带层层落下,露出了一双明亮如星、熠熠生辉的眼睛。

完好的眼睛。

这是一张年轻而讨人喜欢的面孔,可以说是英俊的,但一笑时露出的一对虎牙,却可爱得几乎有些稚气了,无形间隐藏起了他眼底的凶残和野气。

薛洋把绷带扔到一边,道:“哎呀呀,被你发现了。”

魏无羡道:“故意装作疼得害怕,让人良心发作不好意思摘你的绷带察看。故意把霜华露出一截,故意说漏嘴。不光会使用苦肉计,还会利用人的同情心,演得好一派清逸出尘、大义凛然。若不是你不该懂、不该会的东西太多,我真的顺理成章地坚信你是晓星尘了。”

而且,《问灵》的时候,宋岚最后回答的两个问题,答案一个是“晓星尘”,一个是“尔等身后之人”。如果“尔等身后之人”也是晓星尘,没理由宋岚一定要换一种表述方式。

除非,“晓星尘”和“尔等身后之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而且宋岚想要提醒他们,这个人很危险,但直接答薛洋,又怕他们不认识薛洋,只好采用这种表述方式。

薛洋笑嘻嘻地道:“谁让他名声好,我名声坏呢?当然要装成他,才比较容易获取别人的信任了。”

魏无羡拱手道:“演技精湛。”

薛洋道:“哪里哪里。我有一个很有名的朋友,那才叫做演技精湛。我自愧不如。好啦,废话少说,魏前辈,这个忙你非帮不可。”

魏无羡道:“你之聪明,不在我下。控制宋岚和温宁的黑色长钉是你做的吧?阴虎符你都可以复原一只,修补一个魂魄,又何必要我帮忙。”

薛洋道:“这不一样。你是创始者。如果你不先做出前面的一半阴虎符,我是没办法自己做出后面一半的。你当然比我厉害。所以我不能做到的,你一定可以做到。”

真不明白,为什么不认识的人都代替他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魏无羡道:“你谦虚了。”

薛洋道:“这不是谦虚,这是事实。我说话从来不喜欢夸夸其谈。如果我说要杀一个人全家,那么就一定是全家,连条狗都不会给他留下。”

魏无羡刚想张口问:“比如栎阳常氏?”这时,大门被猛地砸开,一道黑色身影飞了进来。

魏无羡和薛洋同时向后退去,离开了方桌,薛洋还眼疾手快地拿走了那只锁灵囊。宋岚一手在桌上轻轻一扶,在空中翻起,落在桌上,化去了力道,随即猛地抬头,望着门口,道道黑色血丝爬上他的面颊。

温宁拖着一身铁链,挟一股白雾黑风,沉沉破门而入。

早在魏无羡刚才吹第一段笛音的时候,就已经发出了召唤温宁的指令。魏无羡对他道:“出去打,别打烂了。看好活人,不要让其他走尸靠近。”

温宁提起右手,一道锁链甩了过来,宋岚举起拂尘相迎,两物相击,绞缠在一起。温宁拖住锁链向后退去,宋岚也不放手,就这样被他拖出了门。众世家子弟已躲进了屋边另一间店铺,伸着脖子看得目不转睛。拂尘、铁索、长剑,叮叮当当,火花四溅。只觉这两具凶尸相斗真是凶悍无比,招招狠辣,拳拳到肉,若是两个活人这样对打,早已缺胳膊少腿、脑浆爆裂了!

魏无羡道:“你猜,温宁和宋岚打,谁会赢?”

薛洋道:“哪用得着猜?肯定是鬼将军赢。只可惜我给他钉了那么多刺颅钉,他还是不肯听话。有些东西太认主了,也很是叫人头疼。”

魏无羡不咸不淡地道:“温宁不是东西。”

薛洋哈哈笑道:“你没发现这话有歧义吗?”说到“有”字时,他突然拔剑刺来。魏无羡闪身一躲,道:“你经常这样话说到一半就动手杀人吗?”

薛洋讶然道:“当然。我是流氓呀?你又不是才知道。我也不是想杀你,就是想让你不能动,先跟我回去,慢慢地帮我修复这个魂魄。”这次话没说完,他又是一剑。魏无羡在满地纸人碎片里避了又避,心道:“这小流氓当真身手不错。”

眼看薛洋出剑越来越快,刺的地方也越来越刁钻毒辣,他忍不住道:“你欺负我这具身体灵力低吗?”

薛洋道:“流氓嘛。本色。”

魏无羡终于遇上一个比他还不要脸的了,也嘻嘻笑了回去,道:“宁可得罪好汉,不可得罪流氓。说的就是你。不跟你打,换个人来。”

薛洋笑眯眯地道:“换谁啊?那位含光君吗?我派了三百多只走尸去包抄他,他……”

话音未落,一道白衣从天而降,避尘冰冷澄澈的蓝光,迎面朝他袭来。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