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蓝忘机周身如笼罩在一团冰霜气势之中
《魔道祖师》

第38章 草木第八6
蓝忘机周身如笼罩在一团冰霜气势之中,挡在了魏无羡面前。薛洋掷出霜华替他挡了一剑。两把名剑正正相击,各自飞回持有者手中,魏无羡道:“这是不是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蓝忘机道:“嗯。”

言毕,继续与薛洋交锋。方才是魏无羡被薛洋逐得东游西走,现在却是薛洋被蓝忘机逼得节节败退。他见势不好,眼珠一转,微微一笑。忽然,他将右手里的霜华一抛,换为左手接了,右手则从袖中抖出又一把长剑,天衣无缝地转为双剑进攻。

他那袖子虽然看似较窄,轻便灵活,但必然是经过改进的乾坤袖,可做储物之用。这把从中抽出的长剑锋芒森然阴郁,挥舞之时,与霜华清亮的银光形成鲜明对比。薛洋双剑齐出,左右手配合得如行云流水,顿时强势起来。

蓝忘机道:“降灾?”

薛洋佯作惊讶:“咦?含光君竟然识得此剑?何其有幸。”

“降灾”便是薛洋本人的佩剑。剑如其名,和它的主人一样,是一把带来血光杀戮的不详之剑。魏无羡道:“这名字跟你真配啊?”

蓝忘机道:“退后。这里不用你。”

魏无羡便谦虚地听取意见,退后了。退到门口,看看外面,温宁面无表情地掐着宋岚的脖子将他悬空提起,砸进墙壁,砸出一个人形大坑。宋岚也面无表情地反手抓住温宁的腕部,一个倒翻把他掀进地里。两具凶尸面无表情打得砰砰、咚咚巨响不断。双方都没有痛觉、不畏受伤,除非斩为尸块,否则断胳膊断腿也能继续战斗下去。魏无羡自言自语道:“这里好像也不需要我。”

忽然,他看到对面一间黑漆漆的铺子里,蓝景仪在向他拼命招手,心道:“哈,那边肯定需要我。”

他前脚刚走,避尘剑芒大盛,一刹那间薛洋溜了手,霜华脱掌而飞。蓝忘机顺势将此剑接住。见霜华落入他人之手,阴寒的怒光在薛洋眼底一闪而过,降灾直直斩向蓝忘机接剑的左臂。

一斩不成,他目光陡然凶狠起来,森森地道:“把剑给我!”

他越是心浮气躁,蓝忘机越是占尽上风,淡漠地道:“此剑,你不配。”

薛洋冷笑一声。

魏无羡走到众世家子弟那边,被一群少年包围了,他道:“都没事吧?”

“没有!”“都听你的,屏佐吸了。”

魏无羡道:“没有就好。谁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再给他喝糯米粥。”

几名领教过味道的少年纷纷作呕吐状。忽然,四面八方传来擦擦的脚步声。

长街尽头,越来越多,已开始人影憧憧。

蓝忘机也听到了这声音,挥袖翻出忘机琴,琴身横摔在桌上。

他将避尘抛入左手,剑锋不弱,继续与薛洋缠斗。同时,头也不回地将右手一拨,在琴弦上一拨而下。

琴音铮铮然,远远传到长街尽头,传回来的则是走尸爆头的熟悉怪响。蓝忘机继续一手对战薛洋,一手弹奏古琴。轻描淡写地一眼扫过,再漫不经心地勾指拨弦。左右同时出击,气度从容不迫。

金凌忍不住脱口而出:“厉害!”

他看过江澄和金光瑶斩杀妖兽,只觉舅舅和小叔叔就是这世上最强的两位仙门名士,对蓝忘机从来是怕大于敬,只怕他的禁言术和怪脾气,此刻却忍不住为之风采心折。蓝景仪得意地道:“那是,含光君当然厉害,只是最不喜欢到处显摆。含光君可低调了,对吧?”

“对吧”是对魏无羡说的。魏无羡莫名其妙道:“你在问我吗?问我干什么。”

蓝景仪急了:“难道你觉得含光君不厉害吗?!”

魏无羡摸摸下巴,道:“嗯嗯,厉害,当然,好厉害。他最厉害啦。”说着说着,忍不住自己也笑了。

这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一夜即将过去,天快亮了。而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天亮了,就代表,妖雾也要浓了。到时候,又是寸步难行!

若是只有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倒也不难办。再加一个温宁,也不碍事。可还有这么多活人在,一旦被大批走尸包围,插翅亦难飞。正在魏无羡思绪急转考虑应对之策时,那阵清脆的“喀喀”、“哒哒”的竹竿敲地声,响了起来。

是那名盲眼、无舌的少女阴魂来了!

当机立断,魏无羡道:“走!”

蓝景仪道:“往哪儿走?”

魏无羡道:“跟着竹竿响声走。”

金凌微微愕然:“你要我们,跟着一只鬼魂走?谁知到她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仙门世家出来的子弟,第一时间总是认定妖魔鬼怪等阴邪之物绝不可信任。魏无羡道:“对,就是跟着她走。你们进来之后这个声音就一直跟着你们吧?你们往城里走,却被她一路在往城门外带,遇到了我们,她当时是在赶你们出去,是在救你们!”

那忽远忽近、诡异莫测的竹竿敲地声,则是她用来恐吓入城活人的手段。但恐吓的本意,却不一定是坏的。至于魏无羡当时踢到的一颗阴力士的纸人头,很有可能也是被她抛在那里、提醒和惊吓他们的。魏无羡又道:“而且昨晚,她明显是要告诉我们什么,表达不了。但是薛洋一来,她就立刻消失了。很有可能,她是在躲避薛洋,总之,和他绝不是一伙的。”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