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晓星尘自己蠢得送上门来做这个冤大头
《魔道祖师》

这时,薛洋皱了皱眉。晓星尘正在给他检查和包扎伤口,道:“不要动。”

薛洋这种人,干的坏事多了,警觉性自然非比寻常,一听这个声音,猝然睁眼,立即坐起,滚到墙角,姿态戒备地盯着晓星尘,目露凶光。他的目光犹如困斗的凶兽,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残忍和歹意,看得阿箐阵阵头皮发麻,这感觉也传到了魏无羡的头皮上。

他心中喊道:“说话!一开口说话,晓星尘自然就能认出来了。薛洋的声音,他肯定不会不记得!”

薛洋道:“你……”

这一开口,魏无羡就知道:“唉,这下完了。开口了晓星尘也发现不了。”

薛洋这时候连喉咙都受伤了,大量咳血之后,嗓音沙哑,完全听不出来是同一个人!

晓星尘坐在床边,道:“让你不要动,伤口裂了。放心,我救你回来,自然不会害你。”

薛洋应变极快,立即猜出晓星尘十有*没认出他。眼珠转了转,试探道:“你是谁?”

阿箐插嘴道:“你有眼睛不会自己看啊,一个云游道人啰。人家辛辛苦苦把你背回来给你吃灵丹妙药,你还这么凶!”

薛洋的目光立刻转向她,口气冷然道:“瞎子?”

魏无羡心叫不好。

这个小流氓敏锐狡猾,又警惕非常,一不留神,就让他逮住了小尾巴。刚才,薛洋一共只说了四个字,而光凭这四个字的语气,很难断言他到底凶不凶,除非看到了他的表情和眼神。是以,就算阿箐长着一双白瞳,他也不理所当然,不掉以轻心,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好在阿箐从小撒谎撒到大,立即道:“你瞧不起瞎子吗?还不是瞎子救的你,不然你臭在路边也没人管!醒来第一句话也不感谢道长,没礼貌9骂我瞎子,呜呜……瞎子又怎么样啦……”

她成功地调转了话题,偏移了重点,一副又不忿又委屈的模样,晓星尘连忙去安慰她,薛洋靠在墙角翻了个白眼,晓星尘又转过来对他道:“你别靠着墙了,腿上伤口还没包完,过来吧。”

薛洋表情冷漠,仍在思索,晓星尘又道:“再推迟不治,你的腿可能会废。”

闻言,薛洋果断做出了抉择。

魏无羡能推测出他是怎么想的:他现在身受重伤,又行动不便,没人救治是绝对不行的。既然晓星尘自己蠢得送上门来做这个冤大头,何不安然受之。

于是,他倏然变脸,语音带笑道:“那有劳道长了。”

见识了薛洋这翻脸无情、翻脸又笑靥如花的功夫,魏无羡忍不住为屋里这一真一假两个瞎子捏一把汗。

尤其是阿箐这个假瞎子。她什么都看得见,如果被薛洋发现了这个事实,为防泄密,她必死无疑。虽然明知阿箐最后多半也是被薛洋杀死的,但要他经历这个过程,仍是提心吊胆。

忽然,他注意到,薛洋一直在不露痕迹地避免让晓星尘碰到他的左手。再仔细一看,原来薛洋的左手断了一只小指。断口陈旧,不是新伤,晓星尘当初肯定也知道薛洋是九指。难怪薛洋装冒牌货的时候,要给左手戴上一只黑手套。

晓星尘治人帮人都尽心尽力,给薛洋上完药,包扎的十分漂亮,道:“好了。不过你最好不要动。”

薛洋已经确信了晓星尘确实傻乎乎的没认出他,虽然周身是血,但那种懒洋洋的得意笑容又出现在他脸上,道:“道长不问我是谁?为什么受这么重的伤?”

这种时候,一般人都会尽量隐瞒任何身份的蛛丝马迹,可他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故意主动提起。晓星尘道:“你不说,我何必问?萍水相逢,垂手相助而已。待你伤愈,便各奔东西。换作是我,有许多事,也不希望别人问起。”

魏无羡心道:“就算你问起了,这个小流氓也一定会编出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辞,把你哄得团团转。”

人难免有些纷乱的过往,晓星尘不多盘问,原本是表示尊重,岂知,薛洋刚好就利用他这种尊重。他不光要让晓星尘帮他治伤,痊愈之后,也绝对不会乖乖“各奔东西”!

薛洋在守庄人的宿房里休息,晓星尘则到义庄的大堂里,开了一口空棺,把地上稻草拾起来许多,铺到棺材底,对阿箐道:“里面那个人受了伤,就委屈你睡这里了。铺了稻草,应该不冷。”

阿箐从小流浪,风餐露宿,什么地方没睡过,满不在乎地道:“这有什么委屈的,有地方睡就不错了。不冷的,你别再把外衣脱给我了。”

晓星尘摸了摸她的头顶,插好拂尘,背好剑,迈出门去了。他夜猎的时候为安全着想,从不带上阿箐,她钻进棺材里躺了一会儿,忽然听到薛洋在隔壁叫她:“小瞎子,过来。”

阿箐钻出个头:“干嘛?”

薛洋道:“给你糖吃。”

阿箐的舌根酸了一阵,似乎很想吃糖,但拒绝道:“不吃。不来!”

薛洋甜丝丝地威胁道:“你当真不吃?不来是不敢来吗?不过你以为,你不过来,我就真的动弹不得,不能过去找你吗?”

阿箐听他这诡异的说话调调,哆嗦了一下。想象一下那张不怀好意的笑脸忽然出现在棺材上方的情形,更恐怖,犹豫片刻,还是拿起竹竿,敲敲打打地磨蹭到宿房门口。还没开口,忽然一粒小东西迎面飞来。

魏无羡下意识想闪,担心是什么暗器,当然他是操纵不了这具身体的。旋即他又想到:“薛洋在试探阿箐,如果是个普通的瞎子,躲不开这个东西!”

阿箐不愧是常年装瞎,又机敏,看到东西飞来,不闪不躲,忍它砸到自己胸口,眼皮也没眨一下,被砸中之后才往后一跳,怒道:“你拿什么东西丢我!”

薛洋一试不成,道:“糖啊,请你吃。忘了你是瞎子,接不住,在你脚边。”

阿箐哼了一声,蹲下身,动作逼真地摸索一阵,摸到了一颗糖果。她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摸起来擦了擦就放进嘴里,嘎嘣嘎嘣嚼得欢。薛洋侧躺在床上,单手支腮,道:“好吃吗,小瞎子。”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