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望着整个人都在发抖的宋岚
《魔道祖师》

义庄内有一阵笑声传出,阿箐哼道:“讨厌,他回来了。”

宋岚道:“他是谁?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阿箐哼哼唧唧道:“一个坏家伙。又不说名字,谁知道他是谁?是道长救回来的。整天缠着道长,讨厌死了!”

宋岚满面惊怒交加,惊疑不定。片刻之后,道:“别作声!”

两人无声无息走到义庄外,一个站在窗边,一个伏在窗下。只听义庄里,晓星尘道:“今天轮到谁?”

薛洋道:“咱们今后不轮流着来怎么样?换个法子。”

晓星尘道:“轮到你了就有话说。换什么法子?”

薛洋道:“这里有两根小树枝。抽到长的就不去,抽到短的就去。怎么样?”

静默片刻,薛洋哈哈道:“你的短,我赢了,你去!”

晓星尘无可奈何道:“好吧,我去。”

他似乎站起了身,要朝门外走去。魏无羡心道:“很好,快出来,只要他一出来,宋岚拉着他就跑最好!”

谁知,没走几步,薛洋道:“回来吧。我去。”

晓星尘道:“怎么又肯去了?”

薛洋也起了身,道:“你傻吗?我刚才骗你的。我抽到的是短的,只不过我早就还藏着另外一根最长的小树枝,无论你抽到哪一只,我都能拿出更长的。欺负你看不见而已。”

取笑了晓星尘几句,他甚是悠闲地提着个篮子出了门。阿箐抬起头,望着整个人都在发抖的宋岚,像是不解他为什么这么愤怒。宋岚示意她噤声,两人悄无声息地走远了,他才开始询问阿箐:“这个人,星……那位道长是什么时候救的?”

听他语气凝重,阿箐明白非同小可,道:“救好久了,快几年了。”

宋岚道:“他一直不知道这人是谁?”

阿箐道:“不知道。”

宋岚道:“他在那位道长身边,都做了些什么?”

阿箐道:“耍嘴皮子,欺负我吓唬我。还有,跟道长一起夜猎。”

宋岚眉峰一凛,也是觉得薛洋必然不会那么好心:“夜猎什么?你可知?”

阿箐不敢大意,道:“以前有一段时间经常猎走尸,现在没了,猎的都是一些阴魂、牲畜作怪什么的。”

宋岚仔细盘问,似乎总也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揪不出端倪。他道:“那位道长和他关系很好吗?”

阿箐拒很不愿意承认,但还是交待道:“我感觉道长一个人不是很开心……好不容易有个同行……所以,好像他挺喜欢听那个坏家伙说俏皮话……”

宋岚的脸上,一片阴云密布,又是愤怒,又是不忍。只有一个讯息,清清楚楚:

绝不能让晓星尘知道此事!

他道:“不要告诉他多余的事。”

说罢,沉着脸朝薛洋离去的方向追去。阿箐道:“道长,你是不是要去打那个坏东西?”

宋岚已追出很远。魏无羡心道:“岂止是要打,他是要活剐了薛洋!”

薛洋是提着菜篮子出门的,阿箐知道他会走哪条路买菜,抄了近路,穿过一片树林,一路飞奔如风,胸口怦怦狂跳。追了一阵,在前方看到了薛洋的身影。他单手提着一只篮子,篮子塞了满满的青菜、萝卜、馒头等,懒洋洋地边走边打呵欠,看来是买菜回来了。

阿箐惯会藏匿偷听,鬼鬼祟祟伏在林子旁的灌木丛里,跟着他一起走。忽然,宋岚冷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薛洋。”

就像是被人迎面泼了一盆冷水,又或是被人从睡梦中扇了一耳光惊醒,薛洋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无比。

宋岚从一颗树后转了出来,长剑已拔出,握在手中,剑尖斜指地面。

薛洋佯作惊讶:“哎呀,这不是宋道长吗?稀客啊。来蹭饭?”

宋岚挺剑刺来,薛洋袖中刷的抖出降灾,挡了一击,后退数步,将菜篮子放在一颗树旁,道:“臭道士,老子心血来潮出来买一次菜,你他妈就来煞风景!”

宋岚剑术比薛洋精,又挟着一股狂怒,招招逼命,低喝道:“说!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蜮伎俩s近晓星尘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

薛洋笑道:“我说宋道长怎么还留了一手,原来是要问这个。”

宋岚怒喝:“说!你这种渣滓,会这么好心帮他夜猎?!”

剑气嚓面而过,薛洋脸上划出一道伤口,他也不惊,道:“宋道长竟然这么了解我!”

这两人一个是道门正宗的路子,一个是杀人放火练出的野路子,宋岚的剑法明显比薛洋要精,他一剑刺穿了薛洋的手臂:“说!”

若不是这件事实在叫人不安,非问个清楚不可,恐怕他这一剑刺的就不是手臂,而是脖子。薛洋中剑,面不改色道:“你真要听?我怕你会疯了。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最好。”

宋岚冷冷地道:“薛洋,我对你耐心有限!”

“当”的一声,薛洋把朝他眼睛刺来的一剑格开,道:“好吧,这是你非要听的。你知道,你那位好道友、好知交,干了什么吗?他杀了很多走尸。斩妖除魔,不求回报,好令人感动。他虽然把眼睛挖给你,成了个瞎子,但是好在霜华会自动为他指引尸气。更妙的是,我发现只要割掉那些中了尸毒的人的舌头,让他们无法说话,霜华也分不出活尸和走尸,所以……”

他解释得详细无比,宋岚从手到剑都在发抖:“你这个畜生……禽兽不如的畜生……”

薛洋道:“宋道长,有时候我觉得呢,你们这样有教养的人骂起人来很吃亏,因为反反复复就是那几个词,毫无新意,毫无杀伤力。我七岁就不用这两个词骂人了。”

宋岚怒不可遏,又是一剑,刺向他喉咙:“你欺他眼盲,骗得他好苦!”

这一剑又快又狠,薛洋堪堪避过,还是被刺穿了肩胛。他仿佛没感觉似的,眉头都不皱一下,道:“他眼盲?宋道长,你可别忘了,他眼盲是因为把眼睛挖给了谁啊?”

闻言,宋岚面色和动作都一僵。

薛洋又道:“你是用什么立场来谴责我的?朋友?你好意思说自己是晓星尘的朋友吗?哈哈哈哈宋道长,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我屠了你那个道观之后,你对晓星尘是怎么说的?他担心你要来帮你,你对着他,当时是什么神情?”

宋岚心神大乱,道:“我!我当时……”

薛洋把他的话堵了回去:“你当时正悲愤?正伤心?正愁没处撒火?所以迁怒?说句公道话,我屠你的观,确实是因为他。你迁怒于他也是情有可原,而且正中我下怀。”

句句命中要害!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