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魔道祖师》
只要宋岚把他的剑递到晓星尘手里
《魔道祖师》

薛洋出剑越来越从容,也越来越阴狠刁钻,已隐隐占了上风,宋岚却浑然不觉。薛洋手上和口头都步步紧逼,道:“唉!分明是你自己说的‘从此不必再见’,现在又为何跑来?晓星尘道长,你说是不是?”

闻言,宋岚一怔。这种低级的骗术也会上当,只能说他这时候真的已经彻底被薛洋打乱了心神和步伐。薛洋哪会放过这等绝妙机会,扬手一挥,尸毒粉漫天洒落。

宋岚从没见识过这种经人提炼的尸毒粉,一撒之下,吸进了好几口,立刻知道糟糕,连连咳嗽。而薛洋的降灾早已等待多时,剑尖寒光一闪,猛地窜入了他口中!

刹那间,魏无羡前一片黑暗。是阿箐吓得闭上了眼睛。

但他明白,宋岚的舌头,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降灾斩断的。

那声音太可怕了。

阿箐的两个眼眶热了,但她死死咬住牙,没发出一点声音,又哆哆嗦嗦睁开了眼。宋岚用剑勉强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捂口,鲜血源源不断地从指缝中涌出。

突遭薛洋暗算,被割去了舌头,宋岚现在痛得几乎行走不得,然而,他还是将剑从地上拔|出,踉跄着朝薛洋刺去。薛洋轻轻松松闪身避过,满面诡笑。

下一刻,魏无羡就知道,他是为什么露出这种笑容了。

霜华的银光,从宋岚的胸口刺入,从他的后背透出。

宋岚低头,看着自己穿过了自己心脏的剑锋,再慢慢抬头,看到了握着剑,面色平和的晓星尘。

晓星尘浑然不觉,道:“你在吗?”

宋岚无声地动了动嘴唇。

薛洋笑道:“我在。你怎么来了?”

晓星尘抽出了霜华,收剑回鞘,道:“霜华有异,我顺指引来看看。”他奇道:“已经很久没在这附近见过走尸了。还是落单的一只。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

宋岚慢慢地跪在了晓星尘面前。

薛洋居高临下看着他,道:“是的吧。叫的好凶。”

这个时候,只要宋岚把他的剑递到晓星尘手里,晓星尘就会知道他是谁了。知交好友的剑,他一摸便知。

可是,宋岚已经不能这么做了。把剑递给晓星尘,告诉他,他亲手所杀者是谁?

薛洋就是算准了这一点,因此有恃无恐。他道:“走吧,回去做饭。饿了。”

晓星尘道:“菜买好了?”

薛洋道:“买好了。回来的路上遇到这么个玩意儿,真晦气。”

晓星尘先行一步,薛洋随手拍了拍自己肩上、手臂上的伤口,重新提起篮子,路过宋岚面前,微微一笑,低下头,对着他道:“没你的份。”

等薛洋走出好远好远,估计已经和晓星尘一起回到义庄了,阿箐才从灌木丛后站了起来。

她蹲了太久,腿都麻了,杵着竹杖一拐一瘸,战战兢兢走到宋岚跪立不倒、已然僵硬的尸体前。

宋岚死不瞑目,阿箐被他睁得大大的眼睛吓得一跳,然后又看到从他口中涌出的鲜血,顺着下颌流满了衣襟、地面,眼泪从眼眶里大颗滑落。

阿箐害怕地伸出手,帮宋岚把双眼合上,跪在他面前,合起手掌道:“这位道长,你千万不要怪罪我、怪罪那位道长。我出来也是死,只能躲着,没法救你。那位道长他是被那个坏东西骗了,他不是故意的,他不知道杀的是你啊!”

她呜呜咽咽地道:“我要回去了,你在天之灵,千万要保佑我把晓星尘道长救出来,保佑我们逃出那个魔头的掌心,让那个活妖怪薛洋不得好死、碎尸万段、永世不得超生!”

说完拜了几拜,磕了三个响头,用力抹了几把脸,站起身来给自己鼓了几把劲,朝义城走去。

她回到义庄的时候,天色已晚,薛洋坐在桌边削苹果,把苹果都削成了兔子形状,看起来心情甚好。任何人看到他,都会觉得这是一个顽皮的少年郎,而绝想不到他刚才做了什么事。晓星尘端了一盘青菜出来,闻声道:“阿箐,今天到哪里玩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薛洋瞥了她一眼,忽然眼底精光一闪,道:“怎么回事,她眼睛都肿了。”

晓星尘走过来道:“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薛洋道:“欺负她?谁能欺负她?”

他虽然笑容可掬,但明显已起了疑心。突然,阿箐把竹竿一摔,放声大哭起来。

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上气不接下气,扑进晓星尘怀里道:“呜呜呜,我很丑么?我很丑么?道长你告诉我,我真的很丑么?”

晓星尘摸摸她的头,道:“哪里,阿箐这么漂亮。谁说你丑了?”

薛洋嫌弃道:“丑死了,哭起来更丑。”

晓星尘责备他:“不要这样。”

阿箐哭得更凶了,跺脚道:“道长你又看不到!你说我漂亮有什么用?肯定是骗我的!他看得到,他说我丑,看来我是真丑了!又丑又瞎!”

她这样一闹,两人自然都以为她今天在外面被不知哪里的孝骂了“丑八怪”、“白眼瞎子”之类的坏话,心里委屈。薛洋不屑道:“说你丑你就回来哭?你平时的泼劲儿上哪里去了?”

阿箐道:“你才泼!道长,你还有钱吗?”

顿了顿,晓星尘略窘迫地道:“嗯……好像还有。”

薛洋插嘴道:“我有啊,借给你。”

阿箐啐道:“你跟我们一起吃住了这么久,花你点钱你还要借!縗鬼!道长,我要去买让自己变漂亮的东西。你陪我好不好?”

魏无羡心道:“原来是想把晓星尘引出去。可要是薛洋要跟着,那该如何是好?”

晓星尘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又不能帮你看适不适合。”

薛洋又插嘴道:“我帮她看。”

阿箐跳起来差点撞到晓星尘下巴:“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陪,我才不要他跟着。他只会说我丑p我小瞎子!”

她时不时无理取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人都习以为常。薛洋赏了她一个鬼脸,晓星尘道:“好吧,明天如何。”

阿箐道:“我要今晚!”

薛洋道:“今晚出去,市集都关门了,你上哪儿买?”

阿箐无法,只得道:“好吧!那就明天!说好了的!”

一计不成,再吵着要出去,薛洋一定又会起疑心,阿箐只得作罢,坐在桌边吃饭。方才一段,她虽然表演的与平时一模一样,十分自然,但她的泄始终是紧绷的,十分紧张,直到此刻,拿碗的手还有些发抖。薛洋就坐在她左手边,斜眼扫她,阿箐的小腿肚又紧绷起来,她害怕的吃不下,但是刚好装作气得吃不下,吃一口吐一口,用力戳碗,喃喃地细碎骂道:“死贱人,臭丫头,我看你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贱人!”

其余两人听她一直骂那个并不存在的“臭丫头”,薛洋直翻白眼,晓星尘则道:“不要浪费粮食。”

薛洋的目光便从阿箐这边挪开,转到对面的晓星尘脸上去了。魏无羡心道:“小流氓能把晓星尘模仿的那么神似,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每天都相对而坐,有的是机会细细揣摩。”

晓星尘却对投射在他脸上的两道目光浑然不觉。说到底,这间屋子里,真正瞎了的人,只有他一个而已。

吃完之后,晓星尘收拾了碗筷进去,薛洋忽然叫她:“阿箐。”

阿箐的心猛地一提,连魏无羡都感觉到了她炸开的头皮。

她道:“叫我干嘛?”

薛洋微笑道:“不干嘛,就是教教你,下次被骂该怎么办。”

阿箐道:“哦,你说啊,怎么办?”

薛洋道:“谁骂你丑,你就让她更丑,脸上划个十七八刀,让她比你更丑,这辈子都不敢出门见人。谁骂你瞎子,你就把竹竿一头削尖,往她两只眼睛里各戳一下,让她也变成个瞎子,你看她还敢不敢嘴贱?”

阿箐毛骨悚然,只装作以为他在吓唬自己,道:“你又唬我!”

薛洋哼道:“你就当是唬你吧。”说完,把装着兔子苹果的盘子往她面前一推:“吃吧。”

看着那一盘玉雪可爱、红皮金肉的小兔子苹果,阵阵恶寒蔓延上阿箐和魏无羡的心头。

第二日,阿箐一大早就吵着让晓星尘带她出去买漂亮衣服和胭脂水粉。薛洋不满道:“你们走了,那今天的菜又是我买?”

阿箐道:“你买一买又怎样?道长都买了多少回了!”

薛洋道:“是是是。我去买。我现在就去。”

待他出门,晓星尘道:“阿箐,你还没准备好吗?能走了吗?”

阿箐确定薛洋已经走远,这才进来,关上门,声音发颤地问道:“道长,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薛洋的人?”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