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足球网《知否知否》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不过也的确正中事实,王氏脸色十分难看,心里暗恨不已,明兰看着差不多了,慢慢站起来,低声道:“父亲莫怨太太,太太对女儿很好,还送了两个丫头给我使唤呢,是女儿没本事,管不住下人。”越说声音越低,还带着哭音。
王氏这才脸色缓和了些,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那两个丫头到底是枫哥儿送来的,我如何好驳了他的面子,小丫头们有样学样也是有的。”说着低头瞟了盛紘一眼。
盛紘一想也是,略有歉疚,抚慰的看了王氏一眼,盛老太太坐在上头看着,嘴角浮起一丝讥讽,最后发话:“还是太太累着点儿,教教明丫头怎么收拾屋子罢,她也好学着些。”
盛紘立刻附和:“老太太说的是,本该太太来教的。”说着手下偷偷扯了下王氏,王氏也连忙道:“明兰也是我的闺女,自然该我管。”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9 Qicaispace.Net